切换到宽版

  • 226阅读
  • 0回复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1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这是法治主义的奠基人洛克(JohnLocke,1632年8月29日-1704年10月28日)的名言,意思是说我的房子虽然破旧,可能透风,也可能漏雨;但是风能随便进,雨能随便进,国王却不能随便进!因为家虽然残破,但在国王代表的公权和国家威慑力面前,它却是独立的,有尊严的,不容侵犯的!换句话说,就是私有财产和公民权利神圣不可侵犯。




物权法是保护老百姓财产权的基本法,其关乎国计、攸系民生。它的制定与颁行在我国法治进程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必将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产生深远影响。
   提到财产权保护理念时,使我想到了德国皇帝与磨坊主的故事。在19世纪,弗里德里希(1797-1888年)担任德国皇帝时期,曾在距离柏林不远的波茨坦修建了一座行宫,而行宫的视线却被紧挨着宫殿的一座磨坊挡住了。弗里德里希派人前去与磨坊的主人协商,希望能够买下这座磨坊。不料这个磨坊主脑子一根筋,他认为这座磨坊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不能败在他手里,坚决不卖。久经协商不成,皇帝派人把磨坊拆除了。而磨坊主一气之下将皇帝诉至法院,最后法院判决德皇败诉,要求皇帝必须“恢复原状”,并赔偿由于拆毁房子造成的损失。德皇事后只好原地复建磨坊。这处磨坊至今仍存,成为了波茨坦一大景观,德国人认为这是法治对权力的一个胜利标志,也是德国司法独立的象征,其代表了一个民族对法律的信念,象纪念碑一样屹立在德国的土地上。“德国皇帝与磨坊主的故事”给人的感触很多,这个故事的本意讲的还是“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的财产保护理念。




18世纪中叶英国首相老威廉·皮特在演讲中引用了这句话:“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后来该表述也成为被人们广为援引的财产权保护理念的精炼表达。这句话中展现的首先是一种平等保护的思想。也就是说,财产权的法律保护不以其权利人的身份地位而有所差异。即使是磨坊主的一个小磨坊,皇帝也不能任意加以拆除。此外,其也表达了通过司法限制公权力,保障老百姓财产权的理念。2010年,英国历史学家弗格森(NiallFugerson)在他新近出版的《西方和其他世界的文明》(Civilization:The West and theRest)一书中,概括了西方文明的六大优势地位。弗格森将其称为六大“杀手程序”(KillerApps),即竞争、科学革命、财产权、现代医药、消费社会和工作伦理。其中财产权被认为是西方社会制度的基础。历史学家能够把财产权提到整个西方世界的六大优势之一的高度来认识,这就充分说明了财产权制度在现代市场经济和现代社会制度中的奠基性作用。
我认为,我国《物权法》第一次在法律上提出了平等保护原则,实际上就是把老百姓财产权和国家财产权、集体财产权放到平等地位上,这在我国历史上还是首次。在《物权法》制定过程中,有人指出,《物权法》平等保护原则是违宪的,因为《宪法》明确规定了“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有财产权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并没有提到“神圣”二字,因此不能平等保护,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宪法》将财产权区分类型、实行差别对待?其实,这种观点完全是对《宪法》的误解。为此,我曾经专门请教过几位参与起草82年《宪法》的同志,为什么要使用“神圣”二字,他们对我讲,当时刚刚经历“文革”,鉴于在“文革”期间对公共财产肆意破坏,打砸抢盛行的状况,为了增进人们保护公共财产的意识,因而在《宪法》中使用“神圣”一词,但决无将财产权分等级差别对待的意思。因而在《物权法》制定过程中,我主张要反映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需要而采用按所有权类型划分的形式规定,同时也强烈呼吁要确立平等保护的原则。而《物权法》第一章关于基本原则的规定也贯彻了平等保护的精神,尤其是第4条更是将这一原则作了细化规定。




平等保护其实与“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法谚不谋而合。即使是老百姓的茅草屋,国家也应该予以尊重和保护。物权的观念其实就是法治的观念、人权的观念,因为物权与财产、自由是个人的三大基本人权,物权特别是不动产物权为人们提供了基本的生存保障,保护物权也是保护个人的基本生存条件,是保护基本民生的当然要求。平等保护其实也是对身份等级观念的重大冲击和变革。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形成了以身份等级为特征的划分,并将这种身份等级观念贯彻到方方面面。《物权法》确立平等保护原则就是要打破封建身份等级观念的束缚,使得一切社会主体在法律上真正实现人人平等。
   平等保护也是确立财产保护长效机制的当然要求。古人说,有恒产者有恒心,但实际上中国几千年里一直缺乏对财产权进行稳定保护的长效机制。孟子有一句话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其本意是指一个人辛苦成就的事业和获得的恩惠福禄,经过几代人就消耗殆尽了。但其实也包括了积累的财富也不能长期维持,这与我国古代缺乏财产权保护制度密切相关,俗话说“富不过五代”,也是指此种现象。黄仁宇先生在其《万历十五年》等著述中,曾讨论中国为什么没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其认为中国几千年来未对私有财产权提供充分的保障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中国历史上尽管颁布过很多法典,但并没有形成较为完整的所有权、债权等制度。平等保护要真正实现,还要靠完整的法律机制。《物权法》平等保护体现了现代法治的精神,是激励人们创造财富的法治保障。一个社会是否充满活力和创造力,关键在于能否形成一套良好的法律机制,形成创造的动力,鼓励人们不断进取,努力创造社会财富。美国人曾经引以为豪的所谓“美国梦”,即认为美国社会能够吸引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并能够使个人的能力得到充分发挥,个人的创新才华得到充分展示,这也是美国保持强盛的主要原因,其实“美国梦”背后有一套良好的法律体制作为支撑。我们要放飞“中国梦”,也需要建立一套良好的法律机制,鼓励创新、鼓励和保护财产创造。
“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在今天,也传达了另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要尊重老百姓对房屋享有的物权,以及禁止任何人非法私闯民宅、非法强拆民宅。中国传统社会其实缺乏一种对住宅的高度尊重,在“文革”中甚至发展到随便进门抄家搜查、砸坏财物、焚烧书籍等,这说明没有树立对民宅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民宅不仅仅是物权,同时也是主人的个人隐私,还与个人的安全紧密联系在一

起。如果可以擅自闯入他人民宅,则主人的隐私甚至人身安全都将受到威胁和侵犯。


自汉儒董仲舒以来,中国人的精神是如何被阉割的(修改稿)
  
  目录
引子
  一、 暴力的缺失
  二、教育的麻醉
  三、道德的反讽
寻找新的精神家园
  
引子
我的祖父1943年乘火车逃难,火车在半途被日本人的飞机发现,日机俯冲下来,火车停车,乘客纷纷跳车逃生。日机飞的很低,可以清楚看见下面是拖儿带女衣衫褴褛的逃难难民。日机冲过来时,车上车下所有难民骇极一起狂呼极喊,不似人声。自然日机全无丝毫怜悯,对着下面的难民用大口径机枪来回反复扫射。难民尸横遍野。跑在我祖父旁边的一位同乡张爷爷,被大口径燃烧弹洞胸而过,打出一个茶杯大的窟窿,尸身上的棉衣和人肉一起燃烧,筚剥做响。
我祖父的同事盛公公有事要过日本人的哨卡,看到日本人逐人验良民证,再伸手到各人胸口摸一摸,发现有心嘭嘭乱跳的,牵到旁边,一刀砍掉。
  长大后我读史,对于中华民族的苦难史难以相信和难以理解:到底为什么“人相食”,“人类几灭”,“白骨遍野”的时间在中国历史上为什么会绵延不绝,如此之漫长?
“官军皆持山砦百姓,畀于贼为食,人获数十万”;
  “掠人诣肆卖之,驱缚屠割如羊豚,讫无一声,积骸流血,满于坊市”;
  “(朱)桀乃驱男女大小仰一大铜钟,可二百石,煮人肉以诿军。”;
“(黄巢)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臼磨砦,为巨椎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
  “生民几无谯类,如荒莽初辟,天地草创。”
  正如鲁迅先生狂人日记所言,中国历史字里行间写着满本的“人”!
我个人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归于一个结论,因为中国人的思想是被阉割的,所以这个民族要承受如此巨大的苦难。阉割的匠人就是汉儒董仲舒和宋儒朱熹等贪图富贵的宵小之辈。中华民族二千年的血泪足以淹没在他们脸上涂抹的名为“仁义道德”的脂粉。
  下面从暴力、教育、道德三方面阐述中国人的精神是如何被他们阉割的。  

  第一节、暴力的缺失

  在人类历史上,暴力、赤裸裸的暴力所解决的问题比其他任何的因素解决的要多得多,任何与此相反的观点是最糟糕的一厢情愿。忘记这个基本真理的种族总是为此付出生命和自由的代价。
人就是人,一种想要生存的动物,而且有能力与竞争对手对抗并生存下来。除非先承认这个先决条件,否则,所有道德呀、战争呀、政治呀——你随便列举,有关这一切的高谈阔论都是胡说八道。任何民族、任何人要生存下去,必须正视自己,了解“人”是什么——而不是慈眉善目的好心老太太期望它成为的样子。
纵观世界历史,从各国兴亡史可以发现经常是文明国家亡于野蛮民族。西罗马亡于西哥特人,东罗马亡于奥斯曼突厥人,泱泱中华几度被灭国。也许有人大惑不解,为什么先进被落后征服,文明就此毁灭?文明的影响力量到哪里去了?
实际上暴力就是暴力,暴力的较量是与文明无关的。野蛮人在掠夺和征服时,他们的处境和一只殊死保卫自己的幼崽的母猫所处的境地是不会有两样的,胜则或征服掠夺,败则落荒逃窜。风花雪月在暴力的较量中不会发挥作用。(汉乐府记载了匈奴人落败后的悲歌:“亡我祁连山兮,使我六畜不繁衍;亡我焉支山兮,使我妇女无颜色。”)。

目前在世界民族中存活的文明几乎都是杀开一条血路才熬到今天的,尚武精神是一个民族灵魂不可缺少的部分。对于民族和国家的生存,如果说资源丰富、气候宜人等环境因素是外因,那么尚武精神、勤劳智慧是内因。那么,放眼当今世界存活的各文明:
  资源丰富、尚武精神、勤劳智慧的好比美国,在当今世界称王称霸。
  无资源、尚武精神、勤劳智慧的好比日本和北欧国家,也可以笑傲江湖。
  资源丰富、有尚武精神、无勤劳的好比海湾国家,别人也不敢轻易动他们。
  资源还丰富、尚武精神一般、无勤劳的好比黑非洲,是砧板上的肉。
  资源一般、无尚武精神、勤劳智慧的好比中国,砧板上的肉都不是,是肉碎、肉酱。被别人杀了一遍一遍又一遍,仗着人确实太多了才总算没被杀光。
为什么是这样?
  因为传统儒教中国有畸形的社会结构,是一个暴力严重缺失的社会群体。
   我们先从社会结构分析起
人作为一种生物体,最显著的特点是一种群居的动物。目前群居动物的社会结构,或合作模式大致有两种:
  1.蚂蚁式:种族由社群组成。单独个体不具备生存能力,必须依靠群体生存。社群主要分为蚁后、兵蚁、工蚁。基本分工是蚁后养尊处优,专责产卵,兵蚁负责保卫和掠夺,工蚁服劳役。蚁后一旦产卵能力降低,影响到蚁群的更新换代,立即会毫不留情地被新的蚁后代替,旧蚁后肉身被掉。
  2.狼群式:种族是由独立个体组成,单独的个体有生存能力,但是群体生活会获得更强大的竞争力。群体由头领、长老(年老体弱但可以传授经验者)、青壮、幼狼组成。狼群在头领带领下合作猎食,头领必须身先士卒,负担统治者的责任。食物由统治者分配,长老、青壮、幼狼都得到属于自己的一份。头狼以暴力维护群体内部的秩序。头狼表现不佳,则会被降格成为长老,最坏结局是被驱逐出狼群。
  
  人类的各种社会结构总的来说不脱这两个模式。
  历史上的日本和英国的社会结构是狼群模式特别显著的例子,特点是强调统治阶级的责任。
  古代日本领导阶级为武士阶级,强调武士道,统治者必须在意志、修养、体力、技能上合格,才会拥有权力。
  a.对于不合格的主君,家臣会自发将其放逐(如四国中村城主君一条兼定因酒色无度被家臣放逐;又如武田信玄的父亲武田晴信因外交政策不当被家臣放逐)。
  b.如果有更加合适的新主君,旧主君会主动退位,如伊达正宗之父伊达晴宗,在伊达正宗展现才华后当即退隐。
  c.旧主君去世没有合适继承人,家臣会从其它地方引进新的合格主君。如毛利元就之二子吉川元春和三子小早川隆景,被分别奉迎到吉川家和小早川家做主君。
武士如果尊严被侵犯又无望报复,他的选择多半会是切腹。
这是日本民族精神的内核。
英国领导阶级为绅士阶级,绅士阶级有极高的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平时做社区议员和法庭推事,战时扬帆出海,冲杀在前,纳尔逊、威灵顿等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是当之无愧的社会精英。(纳尔逊名言:英国期望每一个人都恪尽职守)拥有富有朝气的领导阶级是它登上日不落帝国的王座的主因之一。但有利必有弊,在一战时年轻的绅士几乎全部作为中下级军官在前线身先士卒带头冲锋,面对新式武器——马克沁姆机枪,成批成批被扫倒,所剩无几。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年轻的绅士太少,已经不足以支持社会的运行。英国损失了整整一代领导阶级,是它从日不落帝国的王座滑落,从此沦为二流国家的主因之一。

  传统儒教中国的社会结构较类似蚂蚁模式。儒教中国强调的是类似蚁后的养尊处优的领导者——皇帝的至高无上,不可侵犯的地位,不曾真正存在统治者的责任,对蚁后在意志、修养、体力、技能上没有要求。
作为社会主体,儒教中国里的老百姓的确是蚁民,连奴隶都不算,他们只是工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儒教强调蚁后是社群的中心,工蚁必须是没有独立意识的个体。黄仁宇先生著中国大历史称中国落后是因为没有数目字管理,我看有没有数目字管理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所有蚁民在蚁后眼里没有差别,都是数目字;即使有差别也是一粒米和另一粒米的差别,掉了一粒米换另一粒米就是了,能替换一粒米的另一粒米几乎是无穷的,所以也并不真正存在对人才或社会精英的需要。
  另一方面,儒教中国这个类似蚁群的社群拒绝兵蚁的存在。对于兵蚁,也就是后人缅怀的岳飞、于谦等忠于社群,而非单纯忠于蚁后,同时有能力进行保卫和掠夺的人才,皇帝出于本能的的反应是毁灭掉。对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可以从社会结构作个比对分析:
  狼群和蚁群这两种模式都必须包含抵御外侮的暴力和维持内部秩序的暴力,这样社会结构才是一个健全的肌体。在蚁群社会里兵蚁一方面具有保卫和掠夺的功能;另一方面出于对社群而非对于蚁后的忠诚,具有换掉不合格的蚁后,保证社群新陈代谢的功能。在传统儒教社会里,皇帝首先考虑的是兵蚁更换蚁后的威胁,而不是社群的生存,所以必须对有才干的武将除之而后快,以便从源头上杜绝社群的纠偏行为。于谦在土木堡之变果断弃掉明英宗,岳飞要迎二圣还朝,就是此类对蚁后进行更换的行为,因此无论他们如何精忠报国,总是枉然,他们注定是被清除的对象。所以对武将的清除是由兵蚁的分工和职能决定。武将越能干,死的越快。只有贪鄙无能的武将是可以使用的。
主动拔除自己的爪牙,对外缺乏保卫的暴力;放弃对统治阶级的责任的要求,对内缺乏制衡的暴力;面对外侮没有抵抗力,任人宰割;同时对内杜绝自我纠正的可能性,这就是传统儒教中国的社会结构模式。
  所以从生物学上看中国的传统社会结构徒具蚂蚁模式的外形,却没有蚂蚁模式的合理内核,不能保证自我纠正,而具备一种自我自我毁灭的趋势,是一种失败的社会组织结构。蚁巢一次一次被毁灭,蚁民血流成河是不会落在董仲舒、朱熹等研究形而上的大儒视线里的。相反地,正是他们为暴力的缺失涂脂抹粉,为暴力的缺失建立系统理论,并对这种理论不遗余力地鼓吹,换得一点皇家的残羹冷炙,同时沾沾自喜:“天子求贤若渴,吾且为帝王师”。“三纲五常”和“灭人欲、存天理”就是他们打造的阉割中华尚武精神的凶器。只宣扬和吹捧皇家对蚁民的暴力,无视社群整体的生存。他们却忘了,刃有双锋,他们自己也是蚁民。整个社会只剩下皇家对蚁民的暴力后,在皇家眼里,他们不过是逐臭之夫;异族入侵,血肉横飞、生灵涂炭之际,他们又何能幸免被连皮带骨吞!船山先生等后世学者痛于国破家亡,抢天呼地之余,才方有所悟。董仲舒、朱熹鼓吹的种种“仁义道德”不过是阉割百姓暴力精神的工具。百姓麻木驯顺之余,放弃尚武精神,放弃对统治者责任的正当要求,不习惯以暴力保卫自己,就这样被推向冷酷的世界、赤裸裸的暴力和人的血口!
  
  具体而言,若是对“三纲五常”、“灭人欲、存天理”与对外对内暴力的缺失之间的逻辑关系作推导,可能会失之艰涩。
  下面就尝试用直观的方式,从戏说的角度,比较一下不同文明对外和对内暴力的处理,从而对中国传统儒教董仲舒、朱熹之辈横行导致社会暴力缺失的过程作一个演绎。
  有一家饭店,我们就叫它“有间客栈”好了。
有一天饭店来了四位客人,他们是邱吉尔、希特勒、路易十六、刘邦。四个人每人叫了一桌子酒菜开,到完买单时才发现都没带钱。怎么办?

邱吉尔为人最爽快不过。他对店主老老实实说“我没带钱,但是我也不白食。没钱提供服务总行吧?我来帮你洗碗顶数”。店主一听“行,那你就洗碗去吧”。(不列颠战役时邱吉尔率领英国全体国民奋力抗战,发表“我能奉献给你们的只有鲜血、汗水和泪水”的著名演讲。)
   希特勒一听店主问他要钱,就一步跳上桌子,发表演讲:“亲爱的店主,你我都是优秀的人种,优秀的人种应该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店主大喝一声“捣什么乱,快给我下来,饭钱都不给我,还幸福美好的生活呢!”希特勒这小子也够黑,他眼珠一转,说“你知道你的生意为什么不好吗?因为旁边犹太人开的店和你抢生意。那些肮脏的犹太人只认识钱,把你的生意都几乎抢光了,简直太可恶了。我们今天就把他收拾了,占领他的生存空间,从此你就可以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勒。”店主一听,说的非常有道理,叫上几个店小二,操着家伙就出门了。转眼间他们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回来,一看希特勒早就不见了。(希特勒鼓吹雅利安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劣等民族占领了原属于雅利安人的生存空间。)
店主回来一看另两位还没走,没好气的走过去。先对着路易十六恶狠狠问“你的饭钱呢?”路易十六也牛,把肚子一腆,说“我给你饭钱?做梦!你这个月保护费交了没?”店主把脸一沉,“众小二,操家伙!”几个人一涌而上,乱棍齐下,把路易十六打了个满地找牙。(路易十六因自己享乐的需要而强行增加捐税,受到第三等级议会抵制,就解散了第三等级议会,引发法国大革命。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断头台。)
现在就剩下刘邦没结帐了,看见店主哥几个手里拿着棍子走过来,刘邦不慌不忙,打个呼哨,朱熹从外面跑进来,拦住店主。只听朱熹说:“哎呀店主大哥,可万万使不得,你快把棍子放下。你知道你面前的是谁吗?他就是你的君呀。天地君亲师,他可是比你的爹还要亲一百倍呀,你怎么能问他要钱呢?”
店主糊涂了,他说“是吗?他比我爹还亲?我是我爹生的,我爹把我拉扯大,我被人欺负我爹肯定出来帮忙。这个比我爹还亲的家伙能给我什么?”
朱熹干咳一声:“恩,咳、咳。这个吗,要听我慢慢说来,你的,什么叫仁你知道吗?也不懂吧?三纲五常知道不?不懂吧?你现在是不是很迷惑?”

店主说“是呀,是呀,大哥您真了解我。我现在真的很迷惑呀。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四个客人都是来白食的,偶就是收一份钱也好呀。”
朱熹大喝一声:“呔,你还惦记着你的饭钱呀。我苦口婆心和你说这么多你都没听进去?我真心痛呀。要知道人的欲望真的是没有止尽的,所以才会衍生无穷的痛苦。”(店主小声嘀咕:“偶真的只要一份饭钱,真的,一份就行。”)
朱熹没理他继续慷慨陈词:“我们要从痛苦中解脱,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只有灭人欲,存天理。”
店主有点感兴趣了:“灭人欲好办,我不收这顿饭钱就是了。那存天理呢?”
朱熹说:“存天理就是仁,就是三纲五常。你不收刘邦的饭钱,还每月给他二两银子,就是仁。你再给刘邦跪下磕头,就是三纲五常。人行三纲五常,自我就会得到极大的满足感,就会感到无比幸福。如此往复,我们每个人都一心追求道德的完美,就会觉得自己无比高尚,无比圣洁,进而无比快乐。只要每天都是道德的,圣洁的,你只会觉得幸福无比,除此之外,夫复何求。因为刘邦可以帮助你实现仁的理想,让你无比快乐,所以他比你爹亲一百倍还不止呀,你还不快去谢谢他?”
说到这里店主幸福得快要昏过去了,和店小二一起对着刘邦倒地便拜。
朱熹在一边呵呵笑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天下大治。”但是手上没有闲着,把店里的棍子全扔到水沟里,又把店主挂在墙上的大弓摘下来准备扔掉。
店主一看不对:“大哥,这是干什么?这弓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他教我诗、书、礼、乐、射、御,是君子六艺。快放下,你说别的我都听,但是把弓扔掉这个我死活不干。”
朱熹叹了一口气:“大哥,你真正不懂事。我给你准备了好多“疏、注、集传、语类”,让你学习如何灭人欲,存天理,追求幸福。以后你就每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八股,中状元。这个弓就扔了吧,都这么大的人了,不能再玩物丧志呀。再说佳兵不祥,你舞刀弄枪的,万一哪天不小心划到了刘邦大爷,你还怎么追求圆满哪?”说着一边“扑通”,把弓扔了。
朱熹刚把弓扔掉,成吉思汗就从门外闯进来,他手舞明晃晃的钢刀,大喝“钱哪!拿钱来哪!给我钱哪!我要钱哪!”屋里的人面面相觑,没办法只好把钱全掏出来,给成吉思汗,目送他扬长而去。
成吉思汗一走,店主就埋怨开了:“大哥,你不是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天下大治吗?我三纲五常都照做了,怎么不灵捏?”
朱熹眼珠一瞪:“我的学说是不会错的,一定是你或你的家人行事不端,道德有亏欠,才不能感化蛮夷。说,你昨晚有没有和老婆嘿咻嘿咻?”
店主恍然大悟,原来是偶们男女道德问题不过关连累了圣人君子。有道是:成吉思汗来抢钱,全因老婆不节烈。只听店主一声怒吼,有间客栈的后院就传来了阵阵婆娘的哭叫声。

  历史上,专行“仁义道德”,尊贵的儒家圣人朱熹生活在如何幸福的一个天堂里呢?
  “靖康丙午岁,金狄乱华,六七年间,荆榛千里,盗贼、官兵、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豚,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老瘦男子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不慕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这是朱熹生活的世界真实写照。
  朱熹这种圣人对这种情形有何反应的呢?他毕生致力推销他的“灭人欲,存天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以为帝王师。他在三朝皇帝手下为官,每换一任皇帝就忙着上表指摘皇帝任用奸邪,强烈要求换上他来“灭人欲,存天理”匡正朝纲。幸好天有眼,三个皇帝没有一个傻到任他为相。
  窃以为对朱熹这种圣人,最适当的评语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翻译成白话文就是“不要脸哪不要脸,见过不要脸的,但象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