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3阅读
  • 0回复

止战之殇——读康德《永久和平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4





康德在《永久和平论》这篇长论文中,展现了他对人类前景的乐观判断。他不会想到,在他辞世的一个世纪以后,人类爆发了空前惨烈的两次世界大战,文明一度处于崩溃消亡的危险边缘。



  康德是哲学领域绕不开的名字,无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他的思想。就像《历史理性批判文集》译者何兆武先生说的,如果硬是要不理睬他,那就只能不可避免地要自甘愚昧而受到惩罚。康德的思想深邃而充满难以言喻的魅力,即使如罗尔斯这样了不起的哲学家也曾经感慨,“所有伟大的人物……在某种程度上位于我们之外,不管我们使出多大的力气来把握他们的思想。在康德这里,这个距离不知何故对我来说经常是更加遥远的。”  康德没有专门写过政治哲学方面的论著,但他并非不重视这方面的问题,《历史理性批判文集》所收录的康德晚年的8篇论文中都体现了他的政治哲学观点,特别是《永久和平论》一文。相比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勾勒出的完美城邦,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中所探讨的是未来的理想世界,怎么样才能实现世界和平?康德对这个事关全体人类福祉和安宁的大问题进行了认真思考。他提出了实现永久和平的三条主要原则:
  第一,每个国家的政治体制都应该是共和制。康德认为,唯有共和的体制才是完美的符合人类权利的唯一体制。康德所说的共和制,不同于简单的“多数人统治”,而是实行代议制,并且立法权和行政权互相分离。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在共和制下,选择战争的权力在公民手中,而他们必须自己参战、自己负担军费、悲惨地承受战争所带来的骨肉分离、血染沃野等一系列苦难,相比专制君主或者独裁寡头,共和制国家在面对战争与和平的抉择时一定会更加审慎。  第二,国际权利应该以自由国家的联盟制度为基础。这种联盟,是康德所设想的所有主权国家间的一种契约,但这种契约不同于卢梭《社会契约论》所论述的自然人组成社会时所签订的那种授权契约。康德说,“这一联盟并不是要获得什么国家权力,而仅仅是要维护与保障一个国家自己本身以及其他加盟国家的自由,却并不因此之故(就像人类在自然状态之中那样)需要他们屈服于公开的法律及其强制之下。”这是契约论在国际关系方面应用的初步尝试,后来罗尔斯的《万民法》也是依照这一思路进行的深入研究。
  第三,世界公民权利将限于以普遍的友好为其条件。这里非常非常重要的是,康德提出了“世界公民权利”的概念。如果说第一条原则康德考察的是每个国家内部的政治体制和决策机制(国家权力),第二条原则考虑的是国与国之间的行为准则(国际权利),那么第三条原则的视角更为重要,康德在最后又回到了“人”这个基本概念。在他看来,作为“人”的每一个个体,无论他(她)来自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无论他现在身处哪个国家、哪个地域,都拥有“世界公民权利”(或者用今天的话语来说其实就是基本人权),不被敌视或者歧视。康德已经认识到这种权利来自于人类能够达成一致的普世价值,他说,“既然大地上各个民族之间(或广或狭)普遍已占上风的共同性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以致在地球上的一个地方侵犯权利就会在所有的地方都被感觉到;所以世界公民权利的观念就不是什么幻想的或者夸诞的权利,而是为公开的一般人类权利、并且也是为永久和平而对国家权利与国际权利的不成文法典所作的一项必要补充。”在这里,我们再次感受到康德的伟大,他的政治哲学跟他的道德哲学一样,充满了对人性、人权的尊重与高扬,即使在2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被他的思想力量深深地激励和感染着。  康德承认,“永久和平”这个理想很遥远,但绝不是毫无实践可能的空想。在3条基本条款之外,康德还从2个方面简单论述了永久和平的保证。其一,共和制何以可能?康德在这里论述了道德和政制的关系:良好的国家体制并不能期待于道德,恰恰相反,一个民族良好道德的形成首先就要期待于良好的国家体制。“建立国家这个问题不管听起来多么艰难,即使是一个魔鬼的民族也能解决”,因为基于人性和理性,建立政府尤其是共和制政府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不需要人类有“天使般的道德”。
  其二,永久和平是否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即地球上如果只存在一个大一统的国家,战争自然也就被消灭了。康德认为这不可能,因为大自然通过语言和宗教区隔了各个民族,这使得民族之间很难真正混合;同时,一个庞大的超级国家如何真正将其法律的权威伸到世界的每个角落,也无法想象。康德深刻地指出,虽然语言和宗教的不同确实导致了相互敌视的倾向和战争的借口,但是“随着文化的增长和人类逐步接近于更大的原则一致性,却也会引向一种对和平的谅解,它不像专制主义(在自由的坟场上)那样是通过削弱所有的力量,而是通过它们在最生气蓬勃的竞争的平衡之中产生出来并且得到保障的。”我猜想,受康德影响颇深的哈耶克或许从中也得到了某种关于竞争与自发秩序的启示。康德还高瞻远瞩地看到了经济交往对于战争的抑制作用,他断言商业精神迟早会支配每一个民族。  康德在《永久和平论》这篇长论文中,展现了他对人类前景的乐观判断。他不会想到,在他辞世的一个世纪以后,人类爆发了空前惨烈的两次世界大战,文明一度处于崩溃消亡的危险边缘。尽管如此,《永久和平论》仍旧穿越时空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康德的很多观点仍然给予世人极大的启示。自由民主制度虽然屡受挫折,但一直在坚韧地进步;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期之外;普世价值和世界公民权利,也在不断地得到强化。我选择和康德一样的乐观,因为乐观带来希望,而希望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责任编辑:有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