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02阅读
  • 0回复

刘永在:只有让新墨家来提供常识,国学才能走向普适价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黄蕉风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2


刘永在:只有让新墨家来提供常识,国学才能走向普适价值


由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举办的’’普世价值再思论坛’’20151127—28日 ) 我希望这次普世价值再思,能够成为学界,乃至中国(思想文化)将来发展的启明星。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愿望近似太天真了。但是,我仍然认为这次论坛,对于学术,对于中国思想文化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首先是因为参加此次论坛的学者都是当今学界的知名人物。其次这次论坛的核心是对普世价值的思考。普世价值,被看做西方文化,参加本次论坛的不乏国学学者,所以本次论坛,实际上可以看做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融合。这样的融合,应当避免,更早之前建立在华夷之辩基础上的什么体,什么用的狭隘。而应当用更开放的心态面对文化融合。我认为当代学者,尤其是传统文化者,首要任务就是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融合,而不是停留在刻意强调华夷之辩(中国特色)中体西用的初级阶段。

本次论坛的一大亮点就是:吾友黄蕉风的参加。黄蕉风,是墨教协会主席,是当今新墨家的发动者和代表人物之一。我曾在李肃的智库论坛群里说过:没有墨家参与的智库,不能算智库。至少是一种极大的缺陷。因为墨学作为先秦显学,作为中国文化主流之一,其所包含的智慧,是其他学派所不具有的。乃至于在清末,学者们对墨学的评价是:能救中国者,墨学也。并且认为西方文明的建立,恰恰是以墨学为基础,或者说完全符合墨学思想。中绝两千年的墨学智慧,在西方文明的发展中,被清末学者们发现了。我认为,西方文明的建立,未必是以墨学为基础,但至少说明,墨学与西方文明是相通的。也就是说,中西文化融合,不存在特色不特色的问题,两千年前的墨学与当今西方文明的相通,恰恰证明,人类文明是共通的。’’天下无人,子墨子之言犹在’’这就是文化自信。

在本次论坛召开之前,黄蕉风曾发过一篇文章:国学现代化墨家不应缺席_爱思想网 为什么说我们今天要提倡墨学、弘扬墨学, 是因为墨学它能够真正充实我们的国学体 系。如果国学是作为我们国家现在文化软实 力输出的重要途径跟凭证的话,那么它应该 就是一个完满的肢体,而不应该有任何的缺 环,比如说墨家的缺环。 http://www.aisixiang.com/data/93253.html 然后我在评论里看到这样一条评论:进入西汉的时候,墨家就已经彻 底退出中国文化的舞台了。如今2000多过 去了。又冒出一个所谓的新墨家,你不感 觉滑稽吗?

面对这样的质疑,我觉得很可笑。因为墨学在秦汉之前,作为主流,是其他学派所不过撼动的。孟子就曾说过,天下之学不归于杨,则归于墨。这就是说,孔子死后,到孟子之前,墨学一直是主流。韩非子也说,儒墨显学。也就是说,在韩非子时代,墨家学派仍然是显学。甚至唐代韩愈也认为,孔子死后,孟子继承了儒学,儒学的发展是孟子荀子的功劳。柯之死,不得其传,荀与扬焉。孟子和荀子对儒学的发展,才得以使儒学在韩非子时代能够成为与墨学并称的显学。至于孔子时代,儒学是否为主流,孔子自己就说过,无以成名。而孔子周游列国,终不见用,也实在无法说,儒学是主流,是显学。我这个观点,可能很多人不同意,尤其是儒家。但历史的确是这样记载的,就看学者们有没有承认历史记载,尊重事实的基本底线。墨学的中绝,有很多原因。总的来说,就是反常识的结果。

早之前我提出一个观点:墨学即常识。中国 历史一向缺少常识,墨学即常识,拥有常 识,墨学就不会中绝,在讨论历史传承时, 不去质疑批判中国为何缺少常识,而去否定 常识,是典型的缺少常识的表现,新墨家的 出现,恰恰证明中国开始回归常识。只有建 立在常识基础上的思考,才能称为智慧。 讨论墨学中绝,一直是学者们感兴趣的事。但各种论述,都不的要旨。其实,墨学中绝的原因就两个:上不以为政,士不以为行。墨子本人其实早就预判到了结果。为什么西汉之后,墨学突然中绝呢?不能回避的一个事实就是:独尊儒术,罢黜百家。这恰恰是墨子所说的’’上不以为政’’

中国历史上为什么统治者要独尊儒,而不以墨为政呢?这就要从儒墨两家的思想说起。汉,曾有过以广儒墨,但最终独尊儒。由此不难想象,儒墨之间很可能发生过激烈辩论。辩论的结果是,儒术独尊,墨家中绝。

第一个对比,儒家讲,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王制礼义。也就是说,统治者拥有制定社会规则和制度的绝对权力。而墨家则讲,君不足以为法,不可以修法。要以天为法,要以民众是非为是非,要民若法。

第二个对比,儒家讲,君是民众的父母,民众要移孝做忠,忠顺不失。墨家则讲,执政者要像孝子一样,要忠信利民。

第三个对比,儒家讲君权神授,讲权力世袭,讲亲亲封弟。而墨学讲,选贤立天子。有能则上,无能则下。凡此种种,决定了历代统治者对墨学的不用。

以上三点,是因为墨学思想,而上不以为政的基本原因。那么,士不以为行呢?从早期的孟子辟墨,比如说,兼爱无父。遗憾的是,孟子并没有给出具体论证,兼爱为什么就无父呢?到荀子非墨。到韩愈排墨。到王阳明曲解墨学。王充也批墨学鬼神思想。历代学者,少有研究墨学的。历史上对墨学研究的,只剩下晋鲁胜,遗憾的是,连书都没有留下。明李贽可以看作第一个为墨学辩解的学者。至清末,胡适研究墨学,还曾遭到黄侃戏谑。由此可见,中国古往今来,从上到下,都在拒绝常识。墨学又怎么会不中绝呢?

黄蕉风说,墨学不能缺席,实际上就是说,我们思考,要建立在常识和逻辑之上。而常识和逻辑恰恰是墨学的基础。现在,我们讲普世价值。什么是普世价值,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看法。(一人一义,万人万义。)所以,我们要探讨能被认同,并接受的价值,即共识。所以,普世价值,应当是一种共识。首先,这个共识,承认不承认人权。所谓人权,即人的生命权,生存权,和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力,以及平等,自由等等权力。承认人权,就理应承认每个人的事情,每个人自主决定,大家的事情,大家决定。其次,承认人权,就理应承认,人权不可侵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