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92阅读
  • 0回复

刘永在:恰恰是儒家的仁把自由毁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者永在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7
1.巴黎遭受爆恐袭击,良知未泯的人都谴责is屠杀平民的反人类罪行。
巴黎遭受爆恐袭击,良知未泯的人都在谴责is屠杀平民的反人类罪行。俄罗斯、埃及、穆兄会也纷纷公开谴责,伊朗更是声明ISIS领导人应当被钉死。甚至连世界知名恐怖组织如塔利班、基地组织都公开与ISIS划清界线。
中国国家领导人 11月14日,就法国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向奥朗德致慰问电。习近平表示,在此法国人民悲伤的时刻,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并以我个人名义,对这一野蛮行径予以最强烈谴责,向不幸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向伤员和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就在法国遭恐怖袭击的当晚,上海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亮起红、白、蓝三色灯,向法国巴黎表达哀思。许多不知名的中国网友一起转发传递:世界人民与法国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必须将这些恐怖分子绳之以法!
从国家领导人到国内媒体对恐怖分子的谴责和对受害者的哀悼慰问,都彰显了中国人的兼爱之心—对于侵犯人权的野蛮行径必需谴责!
然而,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另类的声音。比如,有一些人,他们不谴责爆恐,甚至幸灾乐祸,拿几年前昆明爆恐事件为幸灾乐祸做借口: “当年昆明爆恐事件,法国的社交媒体是这样报道的:中国应该认真检讨他们对待少数族裔的政策。人民在不能通过正常渠道表达诉求时,有时不得不诉诸暴力。” 但是我没有找到这段话的出处。相反,当时法国的表态是:”法国强烈谴责发生在昆明火车站造成众多人伤亡的流血袭击事件。任何理由都不能为类似行径辩解。法国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深切哀悼。在这起事件中,法国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团结一致“http://t.cn/Rz1xE8T  
2.爆恐事件发生后,新儒家可耻的自吹自擂与思想推销。
最为另类的也许是所谓的”新儒家“。爆恐事件发生后,新儒家乘机自吹自擂搞起了思想推销,以儒家自称的秋风先生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法国爆恐事件:唯有仁才能拯救自由》,首先将恐怖事件的制造者和受害者各打五十大板,然后大大地赞扬了一番儒家的”仁“是多么地美妙。言外之意是面对恐怖主义对自由的威胁,只有用”仁“的办法来解决。这让人联想到不久之前,新疆75事件后,著名作家刘仰先生也曾经发过一篇文章《 让中国传统文化发挥更大正能量 》。无论秋风还是刘仰,都认为:儒家思想是化解爆恐主义的解毒剂。而我认为,儒学不可能具有这个作用。相反,儒学还有可能成为暴恐主义的理论基础。那些儒家式的自吹自擂,实际上不堪一击。比如刘仰先生的很多论断,都经不起推敲:
  (1)刘先生认为,[对于个人来说,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国传统主张尊重一切生命,“人命关天”不仅对自己如此,对他人也如此。]尊重生命,人命关天的主张,我认为只要是文化,不论任何学派,都是如此的主张,有什么文化会把人命不当人命呢?视人命如草芥,我们可以很肯定的说,那不是文化。何必说成是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国传统呢?既然说到的儒家文化为核心,那么请问,儒家文化尊重人么?尊重人命么?儒学的核心之一是礼。礼是什么?儒家的礼是把人划分等级,制造不平等。礼之所在,利必加焉,权必加焉,所以礼不下庶人,而刑不上大夫。以至于八佾舞于廷,都被孔子所非之。一个诸侯有什么权力看天子的歌舞呢?等级低下的必须服从等级高的,于是乎搞出一套三纲五常,这是尊重人么?这是尊重生命么?尤其是对女人,说女子难养,歧视妇女,要守三从四德。寡妇的日子可没法过了。这是尊重人,是尊重生命么?
  (2)[儒家文化的核心之一是孝道,…儒家的孝悌文化要求每个人对自己的长辈、小辈和同辈都要尽到责任,这种责任感使得每一个人不会把自己看成是孤独的个体,不会为了实现个人目的而放弃自己的责任。]没错,孝的确是儒家的核心文化之一。但孝绝不是儒一家之言。比如墨家,墨家认为孝是人之常情。墨家认为孝是社会得治的根本标准。所以必举孝子之事而劝人,天下将属而能治。人不但要孝顺自己的亲人,能力允许,还可以孝顺别人的父母。视人之亲若其亲。此之为交孝子。换句话说,赡养老人是年轻人不可推卸得责任。而儒家的孝是什么?百善孝为先。瞧瞧,多么大逆不道,没有天理。儒家认为,孝顺自己的父母竟然是在行善。谁要敢说自己孝顺自己的父母是在行善,是不是该抽他?儒家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当官,举孝廉。是在对统治者表忠心。儒家不是说能孝悌就会忠于君而不犯上做乱么?于是乎事君如事父,移孝做忠。儒家的孝只不过是为了当官,表忠心的工具而已。
  (3)[儒家文化在提倡重视家庭的同时,还指出“人皆有恻隐之心”,主张“将心比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这些观念都决定了一个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人,从爱自己到爱亲人,再扩展到朋友和陌生人,自己有父母,人皆有父母,绝不会以伤害无辜者的方式去实现自己的目的。因此,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正能量,有助于从根本上大大削弱暴力恐怖犯罪的动机。]这段论述基本接近墨学兼爱非攻的思想:爱别人像爱自己一样,所以不要坑害人。为什么说是接近呢?因为儒家讲爱有等差,即我怎么可能像爱自己的父母一样爱别人的父母呢?因为爱有等差,所以儒家的恻隐之心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根本就不可能。为什呢?因为爱有等差的结果只能是杀人以利我,不能杀我以利人。在孟子以瞽叟杀人,舜窃负而逃的例子中,根本就看不出恻隐之心,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或者说儒家希望别人杀他们的父亲,然后逃跑?
  (4)[儒家文化重视社会基层的管理,尤其重视以有文化、有知识的长者为核心的社会自治。这种方式能有效地消除年轻人容易产生的暴戾之气,尤其是这些长者都以儒家文化的和谐为指导原则,不会提倡对无辜者的伤害行为]老而不死是谓贼,也是儒家祖师爷说的吧。用老贼自治,来消除年轻人的暴戾之气,还真是奇葩的想法呢。
(5)[儒家文化又主张“和而不同”,不会压制和打击正常的宗教活动。]韩愈排佛,想来是后人造谣了?墨家认为,异而尚同,同异无斗。同异交得。
  (6)[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在宗教和谐、信仰自由方面比儒家文化做得更优秀。]儒家文化在禁锢思想,反对言论自由方面的确比其他的学派和宗教更无耻。秦始皇焚书正是受了儒家弟子李斯的蛊惑。《史记》 丞相李斯上书曰:…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有藏《诗》、《书》、百家语者,皆诣守、尉杂烧之。 李斯是谁?儒家圣人荀子的弟子。荀子《王制篇》:修宪令,审诗商,禁淫声,以时顺修,使夷俗邪音不敢乱雅。儒家正是禁锢思想,反对言论自由,兴文字狱的始作俑者! 孔子曰:巧言破律,遁名改作,執左道與亂政者殺;作淫聲,造異服,設伎奇器,以蕩上心者殺;行偽而堅,言詐而辯,學非而博,順非而澤,以惑眾者殺;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者殺.此四誅者不以聽.这不正是禁锢思想,兴文字狱的根子么?少正卯不就是被这理由杀的么?儒家不是反对不教而诛么?

3.面对极端恐怖主义说”仁“,暴露了儒家缺饭底线意识。
实际上,将儒家价值观无限抬高只能证明”新儒家“的自恋。
秋风们根本没有弄清楚儒家的”仁“”“礼”到底是什么。更不明白自由是什么。自由,绝对不意味着对恐怖主义的纵容,而必须坚守人类的基本底线。面对极端恐怖主义,儒家的仁根本没有什么用武之地,爱好自由的力量只能拿起武器来捍卫自由。只有拿起武器来非攻,才能捍卫自由,拯救自由,而儒生自吹自擂是非模糊的”仁“,只能自断自由的长城。对于恐怖分子而言,接受非攻的道理,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对于爱好自由的人,深刻认识非攻,勇于践行非攻,像墨子那样像个男人,拿起武器痛击一切恐怖分子,是唯一的选择。
为了中国的长治久安,清醒认识以儒家文化为核心中国传统文化的毒瘤,是刻不容缓的事。当一个鼓吹人人不平等,反对言论自由,禁锢思想,鼓吹爱有等差,其目的是杀人而利己,只有依附统治者的极权而生的儒家学派,在它的华夷之辨的狭隘的民族主义下,说它是暴恐主义的理论基础,不亦可乎?
秋风和刘仰都在从儒家思想中找爆恐主义的解毒剂,虽然我认为完全不可能—如果真有可能的话,其实也就是建立一个极权专制的恐怖主义国家。将所有人都囚禁于恐怖主义之中。然后让民众把统治者当做父母,忠顺不失,以换取统治者的推恩,儒家把统治者的推恩称为王道仁政。而统治者是土匪头子,或者说是爆恐头子,却被儒家粉饰为民之父母。不过,对于秋风和刘仰的文章,我认为,秋风要逊色于刘仰。
秋风认为,儒家的仁,能拯救自由。这样的说法着实令我吃惊:秋风的这个说法显然暴露了儒家是何等地没有底线意识。难道爆恐是自由?把自由当成爆恐的理由或动因,秋风的论断已经不符合基本常识。我们讲自由,任何时候都是建立在不坑害别人为底线的基础上。坑害人,不是自由,所以爆恐不是自由。
4.恰恰是儒家的仁把自由毁灭
实际上自由不是儒家的仁可能拯救的,相反,儒家的仁,恰恰是反对平等反对自由的。
为什么说儒家的仁是反对平等反对自由呢?因为,儒家对仁有个定义:克己复礼为仁。 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论语,颜渊》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八佾篇 )
儒家的礼是什么呢?是高下尊卑的等级制度和秩序。礼的等级制度和秩序是由统治者制定的: 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礼记·中庸》
分均则不偏,势齐则不壹,众齐则不使。有天有地而上下有差。…故制礼义以分之,使有贫富贵贱之等。《荀子,王制》如果人人名分相同,则不能被王统治,势力相当就不能被王统一,人人平等,就不能被王奴役。所以制定礼法,使人们有贫富贵贱的等级差别。儒家的礼,是确立不平等的。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 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左传》
由统治者定下不平等的制度秩序,民众包括官员都要无条件自觉自愿遵守(为仁由己)就是孔子说的,克己复礼为仁。由于八佾属于天子才有权力观看的舞,所以舞于庭,才会被孔子认为不可忍。
那么,现在看看,是不是像秋风说的那些,只有儒家的仁才能拯救自由?还是像我说的,自觉自愿的遵守统治者制定的不平等的规则制度,不是自由而且被奴役呢?在儒家礼制下,所有人都成了奴隶,而且要心甘情愿的做奴隶。在这样制度的社会里生活,的确不会有爆恐!?因为这就是恐怖主义建的监狱。于是陈胜吴广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正是对墨家非命思想的践行。
“纣夷之居,而不肯事上帝、弃阙其先神而不祀也,曰:'我民有命。'毋僇其务,天不亦弃纵而不葆。”此言纣之执有命也,武王以《太誓》非之。有于三代不国有之,曰:“女毋崇天之有命也。”命三不国亦言命之无也。于召公之《执令》于然:“且!政哉,无天命!维予二人,而无造言,不自降天之哉得之。”在于商、夏之《诗》、《书》曰:“命者,暴王作之 “《墨子,非命》
儒家一方面粉饰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民众要为仁由己的克己复礼,要自觉自愿遵守统治者定的规矩,一方面又用立命思想麻痹迷惑民众,君权神授,民众要一级级臣服,这都是天命使然。有敢不从者就是违反天命。
根据《史记》和其他文本记载,孔子曾经搞过几次杀人事件,比如说,杀少正卯。因为言论自由,思想不同的原因,孔子杀了少正卯。这就属于典型的为了政治的需要而杀一警百的国家恐怖主义。这种国家恐怖主义在朝代更迭中不断被放大。比如,秦的焚书坑术士。汉的罢百家,唐的排佛老。及至清的文字狱,甚至文革,哪个和儒家无关呢?儒家一边通过利用权势消灭其他文化,一边造谣抹黑,比如孟子把杨朱墨子骂成无君无父的禽兽。把杨朱墨子学说污蔑成淫词邪说,把杨朱墨子的门徒骂成猪。
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公明仪曰:‘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杨墨之道不怠,孔子之道不着,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孟子,滕文公》
  孟子曰:“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归,斯受之而已矣。今之与杨墨辩者,如追放豚,既入其苙,又从而招之。《孟子,尽心》
杨朱曰:“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舍国而隐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一体偏枯。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禽子问杨朱曰:“去子体之一毛,以济一世,汝为之乎?”杨子曰:“世固非一毛之所济。”禽子曰:“假济,为之乎?”杨子弗应。禽子出,语孟孙阳。孟孙阳曰:“子不达夫子之心,吾请言之。有侵苦肌肤获万金者,若为之乎?”曰:“为之。”孟孙阳曰:“有断若一节得一国。子为之乎?”禽子默然有间。孟孙阳曰:“一毛微于肌肤,肌肤微于一节,省矣。然则积一毛以成肌肤,积肌肤以成一节。一毛固一体万分中之一物,奈何轻之乎?《列子,杨朱》
杨朱所谓不拔一毛利天下,被孟子污蔑成自私,然而杨朱的意思是,不要为了整体去坑害个体。就因为杨朱反对像孔子杀少正卯那种为了政治需要而杀一警百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就遭到孟子污蔑为自私。更值得指出的是,孟子在抹黑杨朱之后,把杨朱不拔一毛的思想,换了个说法: 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
孟子抹黑完墨子的兼爱之后又换了个说法: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孟子•梁惠王上》
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为天子父,尊之至也;以天下养,养之至也。《孟子,万章》
孝子养老,及人之老,得天下养,正是对墨学兼爱思想的剽窃: 然则兼相爱、交相利之法,将奈何哉?子墨子言:“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
子墨子曰:“姑尝本原之孝子之为亲度者。吾不识孝子之为亲度者,亦欲人爱、利其亲与?意欲人之恶、贼其亲与?以说观之,即欲人之爱、利其亲也。然即吾恶先从事即得此?若我先从事乎爱利人之亲,然后人报我以爱利吾亲乎?意我先从事乎恶人之亲,然后人报我以爱利吾亲乎?即必吾先从事乎爱利人之亲,然后人报我以爱利吾亲也。然即之交孝子者,果不得已乎?毋先从事爱利人之亲与?意以天下之孝子为遇,而不足以为正乎?姑尝本原之。先王之所书,《大雅》之所道曰:“无言而不雠,无德而不报,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即此言爱人者必见爱也,而恶人者必见恶也。不识天下之士,所以皆闻兼而非之者,其故何也?《兼爱》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只有我们能够把别人的父母当做自己的父母来孝顺,才能得到别人孝顺自己的父母。普遍性的尊老,我们都是交孝子,我们的父母自然就能得到天下养。而儒家建立在人有十等基础上的等差之爱,无论如何也无法得到天下养。除非你是皇帝,不但你父母得天下养,你孩子也能得天下养。否则又有什么办法呢?虽然儒家讲老吾老,及人之老,但是这是推恩。能做到’嗟,来食’,就相当不错了。至于犬马皆有养。谁知道儒家及人之老是个什么态度呢?或许这是儒家臣服下等人的手段也不一定呢。至于下等人则必需要认君做父母。
5.儒家当权的恐怖主义
史记中记载孔子杀优倡: 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四方之乐。”景公曰:“诺。”於是旍旄羽袚矛戟剑拨鼓噪而至。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举袂而言曰:“吾两君为好会,夷狄之乐何为於此!请命有司!”有司卻之,不去,则左右视晏子与景公。景公心怍,麾而去之。有顷,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宫中之乐。”景公曰:“诺。”优倡侏儒为戏而前。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曰:“匹夫而营惑诸侯者罪当诛!请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异处。景公惧而动,知义不若,归而大恐。  
由于艺人们演出不合孔子心意,结果就把艺人们的手脚砍掉。吓的齐景公回到齐国还在害怕—这孔子是什么人?随便就能找借口杀人?
正是在这种国家恐怖主义下,孔子完成了对鲁国的治理: 与闻国政三月,鬻羔豚者无饰贾,男女行者别于途,路不拾遗,四方之客至乎色邑者,不求有司,皆予之以归。《史记•孔子世家》
显然,秋风所说的仁能拯救自由,没有任何依据。相反,恰恰是儒家的仁把自由毁灭,把所有人都变成没有自由的奴隶。
不但如此,儒家中那些什么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朝闻道,夕可死。必然会为恐怖主义提供理论基础。儒家中的圣人崇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华夷之辩。和is有什么区别呢?相对于儒家,杨墨是邪道异端,被孟子所判定。在儒家拜圣拒绝反思的徒子徒孙们,对待杨墨门徒的态度,简直就是伊斯兰们对卡菲儿的态度。
儒家向来认为, 自己永远对了,别人永远错了、古人完美,孔子完美是圣人,教义完美,只是别人理解错了 。这种对原教旨主义的致命的自负也正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思想特点。但是当我们把儒家文本拿出来后,儒生们根本就不认。拒绝反思,已经成为儒家根深蒂固的死穴。甚至违背了孔子学而不思的教诲。
就像我对儒生们所常说的:子曰:回也非助我也,于吾言,无所不说。颜回是什么人?闻一知十,孔子自叹不如。然而颜回对孔子的话,没有任何意见,无所不悦。于是孔子很不满意。后世儒生及崇儒拜孔的人,智不及颜回之一,却无所不悦于孔言。孔子有知,必定说,非我徒也。小子起而攻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