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85阅读
  • 0回复

儒家领袖蒋庆与原教旨主义的反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吾不言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7-26
儒家领袖蒋庆与原教旨主义的反动

      近年来,一个幽灵,嗜血幽灵在中国徘徊:儒家原教旨主义。从旧社会的坟茔——权贵公墓的裂缝中钻出来,外着华丽的奇异服装而散发着浓浓霉气与血腥味。

一切普世或追求自由平等的高级宗教都有其时代先进性与后时代与时俱进的特性,否则将沦为专制统治者的统治工具。先进性是因为本着对生命终极关怀而追求平等正义,反抗不平等与压迫。墨教是对儒教不平等与压迫的反抗;佛教是对婆罗门教不平等与压迫的反抗;犹太教是对异族压迫犹太民族的反抗;基督教是对罗马帝国压迫被征服者的反抗;伊斯兰教兴起与传播是对阿拉伯部落贵族与土著统治者压迫的反抗。与时俱进是因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文化也跟着变易进化而发展到更高阶段,自然而然地宗教的原有教义也必需跟着变易进化以适应时代要求,继续体现出其时代先进性。比如基督教曾经沦为欧洲专制统治者的统治工具,宗教改革运动使之得以新生,继续体现出时代先进性,与古希腊罗马文明新生一道引领西方社会大步伐前进。

原教旨主义是对宗教变易进化的反动,阻遏宗教与时俱进并保持其先进性。比如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反对世俗政权:攻击“异端”,毁坏佛教造像;强制男人留须;强制实行一夫多妻制;女性被要求出门戴面纱,并被禁止上学工作,等等。儒家原教旨主义上位将会怎样?事君忠君为君、君臣父子、移孝作忠、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变态二十四孝,等等,令人前惧后怕。“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儒家独断论思维曾经无数次上演的“莫须有”把戏,无数次将无辜石料树立成“存天理,灭人欲”的诡异牌坊。

中华帝国的历史是一部被儒教独断论把持否定理性逻辑(平等自由的人文精神与逻辑思维方式)的历史,吃人嗜血的历史。士大夫儒生的独断论与独裁皇权戴着面具弹冠相庆,歌舞升平,饮酒作乐,功名利禄就在其中。虚伪的道德导致道德的虚伪;虚假的个人修养导致个人修养的虚假;变态的伦理导致伦理的变态;伪善的言行导致言行伪善;吃人的礼教导致礼教吃人;反科学的精神导致精神反科学;独断论的思维导致思维的独断;无论证逻辑导致论证无逻辑;专制的礼法制度导致礼法制度的专制。总之,不爱智慧的哲学导致哲学不爱智慧;一切毁灭性思想导致思想毁灭一切。被打了强心针的儒生引以为自豪的关乎平等自由民主科学(理论建树)却绝少变易更化的历史实在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历史,若能称之为历史的话。

儒家原教旨主义者遵循自己的老习性又开始污蔑社会弱势群体,污毒社会的发展进步。蒋庆及其同伙歧视同性恋人群,将西方代表人类文明进步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污毒为“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大最深刻的宗教道德危机,直接影响着人类的持续生存,对人类文明造成了亘古未有的毁灭性挑战”。(蒋庆语)看看蒋庆“同性恋合法化的四重毁灭性挑战”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首先,蒋庆认为是对天道的毁灭性挑战。蒋庆说,“按照儒家思想,天道是宇宙的根本秩序,是万物化生的形上本源,有乾坤阴阳组成……乾为天坤为地,乾为父坤为母,阳为男阴为女。”的确,阴阳之和的自然之理确实证明正统婚姻是男女和合。但是异化的同性婚姻未必就违反阴阳之理。不知号称仁学即人学的儒生有没有深入同性恋者的生活对他们的心理情感与行为进行细致入微的研究。不争的事实是,性学性心理与同性恋问题的众多研究已经表明同性恋者必有一方表现为与其性征相反的心理与体态行为:男男同性恋者必有一方表现为女性的心理与体态行为;女女同性恋者必有一方表现为男性的心理与体态行为。所以,同性恋者并不违背阴阳男女和合自然之理。人是社会性动物,人的大脑与心理情感(精神之部分)和行为的复杂深奥非一般低级动物可比,人的心理情感与行为受社会环境因素影响之大之深可能还是我们人类没有真正触及的,所以在自然界,至少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人类有同性恋现象,尚未发现任何比人类低级的动物有此类似的现象。因此,不可将没有其它低级动物违背阴阳之和的自然之理全部简单适用于远为复杂的人类心理情感与行为。再者按照儒家思想,乾为天为父坤为地为母,乾上坤下,上尊下卑,那么君尊民卑,男尊女卑,以儒家原教旨主义,是否还要回到反动的礼乐等级制与男女不平等的旧社会旧制度中去?象塔利班所作所为那样!因此,有理由质疑儒家那刚刚脱离低级动物阶段的伦理道德是否能够适应现代文明社会?儒家的理论是否需要变易进化了?可见,僵化的儒家原教旨被社会淘汰果然在情理之中。

其次,蒋庆认为是对人的自然属性的毁灭性挑战。蒋庆说,“人类婚姻建立在人的自然属性上……自然使男女结合为婚姻,在相互依存互助中生养子女,延续人类。”问题是随着人文学科的发展,决定人类性别是否还能够固守传统,以人类外部性征为唯一标准?性心理与体态行为是否应该作为人类的性别指征之一?否则怎么解释有人愿意顶着巨大的社会压力与身形痛苦仅仅为了改变自己的性别而作变性手术。这些恐怕不是持正统婚姻观的儒生所能完全真实理解的。在现代文明社会,婚姻或者性行为并不能强求人们一定要生养子女,只不过是成年人自己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已。正统婚姻不也有丁克族吗?如果要说生养子女,延续人类,还不如去反对计划生育政策,有人愿意生养一个甚至不生养子女,也有人愿意生养十个八个,既满足了人们自由选择权,又不延误人类延续,岂不两全其美!

其三,蒋庆认为是对人类文明的毁灭性挑战。蒋庆说,“自从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婚姻都是男女结合。世界各大文明体,如儒教文明、印度教文明、犹太教文明、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等,都把婚姻看作是男女之间的结合。”这的确是千真万确历史知识。但是人类的知识是不断进步进化的,因为科学与人文学科在不断发展进步。限于古代人类知识积累和认知能力,形成某些在今天看来不一定正确或合理的传统知识和文化也是正常的。比如,过去文明都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男尊女卑是自然合理的,等等。恰恰与儒家原教旨主义者认为的相反,哪怕遭受再大的人为灾难,总体人类文明从来就没有倒退过,更遑论毁灭了!过去没有,今天,未来更不会有,因为毕竟人类文明的总趋势是在发展进步。虽然有些古老文明由于自新能力不足在区域内貌似消失,但其文明因子与成果还是被后来的新文明所接续。比如,古希腊文明吸收了古埃及与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成果;现代西方文明又是建立在古希腊罗马文明的基础之上;印度文明是雅利安人游牧文化与古印度河文明融合的结果;古印第安文明是现在拉丁美洲文明的重要因素之一。这既证明新文明必定建立在旧文明(既然是文明就自由它的优秀因子与成就)的基础上,又证明文明必需自新发展进步才能延续。同性婚姻合法化就是人类文明自新发展进步的表现之一。未来各大宗教谁更有先进性更有吸引力就看谁更能变易进化自新发展进步了。基督教在西方人文理性叙事过程中经过宗教改革获得新生与进步,代表了一种更为先进的宗教而使得以其名称命名的文明体系独步于世界前沿500余年,至今无有匹敌者。

其四,蒋庆认为是对人类相信婚姻制度的毁灭性挑战。蒋庆说,“自从2000年荷兰成为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国家后,仅仅15年的时间,就有21个国家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化。”可见,同性婚姻合法化绝不是偶然发生在某个国家的偶然现象,而是人类文明,婚姻文明进步的普遍现象,如同一夫一妻制是人类婚姻文明的进步普遍现象一样。体现了社会发展潮流与方向和民主国家人民的自由选择,不是一时一地某人的突发奇想和权威意志的体现。绝非偶合的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共和国就诞生于荷兰;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国家也是荷兰。说明只有先进的文明才能产生先进的制度与法律。不难设想,假如400多年前的中国儒生听说荷兰共和国,反应一定不低于今天看见同性婚姻合法化。

不可否认蒋庆是严肃的卫道士,还是一位严格的儒家原教旨主义者。蒋庆说,“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思想根源深植于西方的权利平等思想……西方的权利平等思想,植根于其人权观,其要害是抽象地看待人,把人看作一种普遍无差别的存在。也就是说,西方建立在其人权观上的权利平等思想,把人的性别、德性、地位、教养、民族、国家、宗教、习俗、历史、文化、传统等具体特性统统抽象掉,只剩下一个基于普遍公理的无差别的理性人或概念人。”可见蒋庆是公开反对人权与权利平等的,公开支持人的权利不平等。想想看,否定人权与平等,肯定不平等与不要人权对谁有利!就知道蒋庆的目的与服务对象是谁了!无非是过去一再证明了的,不管是异姓或异族,也不管是真为人民还是假为人民,只要是当权派——统治者就是儒家的服务对象,当然还包括依附权势而生的儒生自己了。儒家儒生儒学是习惯于胜者王败者寇的。蒋庆言论不但公开违反宪法与中国政府已签署的《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且公开逆世界文明潮流,反全世界人民追求平等人权(自由民主)理性之动,可谓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啊!

蒋庆列举了一大串人的具体特性,除了性别与人同时产生外,其它任何特性都发生在人——抽象普遍的人出现之后,无论是时间顺序还是逻辑顺序都是如此。历史也不例外,所谓“史”就意味着必需有所变、易、化,必需发生变动,变易,变化的。人类只有关乎社会文化的人文历史或文明史。在人类之前只有自然演化史、地质演变史、生物进化史等,而没有人的历史,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历史。所以说,一定先有抽象普遍的人,才有具有具体特性的人。因此,人当然首先是“基于普遍公理的无差别的理性人或概念人”。正是因为具有“普遍公理”,所以才有所谓的中国人、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等等。“普遍公理”来自于人的外在特征与内在本质,比如,二足无毛、直立行走、有辩(理性逻辑)而正义、社会性,等等。人能够概念化与理性化就在于具有这些来自于外在特征与内在本质的“普遍公理”。一个东西是不是人就可以从“普遍公理”中逻辑地推演出来,而不是从具体特性中推演出来或仅凭独断论就能证明的。比如演绎逻辑,孔子是一个什么东西?人二足无毛直立行走:孔子二足无毛直立行走;所以孔子是人。比如独断论,孟子说,“墨氏兼爱,是无父也。”(《孟子*滕文公下》)不知孟子的逻辑何在?墨子说,“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者乎?视父兄与君若其身,恶施不孝?”(《兼爱上》)视父若己焉能无父?不知学墨子最多的孟子是否还学了兼爱文本、墨家的实践与逻辑理性?

蒋庆说,“在民主制度下,‘主权在民’与‘政教分离’是现实政治的两大原则,在这两大原则下,西方政治制度必然会促使同性婚姻合法化。”蒋庆铁了心地反民主与民主制度和政教分离是合乎“理性逻辑”的表现,因为儒家原教旨主义本质决定了儒生必需如此。无论是“全民公投”的直接民主,还是“议会表决”的间接民主,只要代表民心民意儒家原教旨主义者就要否定反对;只要代表少数统治者或儒生的心意就要肯定支持。或者换句话说,只要是代表广大百姓人民利益的儒家原教旨主义者就要否定反对;只要是代表少数统治者利益的他们就要肯定支持。所以,“政教分离”也是他们否定反对的头号敌人,明摆着“政教分离”危害了儒教教士的权力与利益。政治是管理世俗事物的政权行为,包括制定规则、维护公平正义、规划国家基础建设与国防外交,等等;而宗教负责人类精神慰藉、生命的终极关怀、指引人类灵魂方向,等等。强行将宗教与政治杂揉到一起,一则必将导致(宗教)道德降格为法律,使社会变得严酷苛刻而不合民心民意;一则否定多元化,一家独尊,使社会失去丰富多彩的活力与发展动力。“政教合一”的社会在没有竞争的环境下尚能勉强维持,一旦进入与异质文明竞争的环境则弊端显露无疑,世界历史已经表明“政教分离”的社会无论在政治经济科学哪一方面都远远好于“政教合一”的社会。“政教合一”已经成为现代社会发展进步的绊脚石,而“政教分离”已经是世界不可逆的前进潮流,“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倡,逆之者亡”。苏东剧变与当今社会主义陷入窘境,一个根本性的重要原因就是“政教合一”,即“党政不分”,严重阻碍了政治发展与经济效率的提高,在与资本主义“政教分离”的政治清明与经济高效率的社会的竞争中最终败下阵来。

蒋庆认为民主制仅仅体现了“民意合法性一重独大的民主原则”,“而天主教会所代表的超越神圣合法性与历史文化合法性则被排除在政治合法性之外。”奇了怪!除了民意合法性之外难道还有什么比民意更重要的合法性?“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尚书*泰誓》),所谓“超越神圣合法性”无非是民意合法性的神圣化宗教化,体现宗教化神圣化的民意的不可违抗性!先验的天(神),全知全能,代表真理与绝对理性和绝对正确,但其最终必需依靠经验的人的理性(逻辑分析与综合)思维与判决。因此,天意或超越神圣合法性即代表民意合法性所谓“历史文化合法性”则是无稽之谈了,历史文化虽然代代相传,但也在不断变易进化之中,必有“史”的变、易、化与“文化”的“化”,否则历史文化就是一成不变僵尸的代名词。如果将历史文化看作过去的僵尸教条,那么它有什么理由与资格来规定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人生价值观?如同今人不可能规定未来人的一举一动,今人只能规定今人自己,古人也不可能规定现代人的一举一动,古人也只能规定古人自己!如果强行邀请古人来规定现代人的一切,其荒诞不经无异于让现代人来规定古人一切,为什么你们这些古人不知道乘汽车火车飞机,不知道打电话?除了妄自尊大,谁都不可能有预知规定未来的“致命的自负”,理性的古人没有,所以不可能规定今天;理性的今人也没有,所以也不可能规定明天。

前面说过,原教旨主义者主张“政教合一”,将(宗教)道德降格为法律,其结果必将导致社会变得严酷苛刻。道德的目的是兴利,法律的目的是除害。法律的强制在于除害而非兴利,除害源于兼爱非攻,即强制性地不得侵犯他人的平等自由与权利。同性婚姻合法化只不过在法律层面承认并保护同性婚姻者的平等的合法权益,就如同法律也承认保护异性婚姻者的平等的合法权益一样,于异性婚姻者的合法权益没有任何侵犯与损害。谁在名分与心理上不能接受那是谁个人的事,是谁个人修养问题,与他人无关。假使以平等的兼爱心宽容之包含之则必不会出现所谓的名分与心理障碍。对于法律蒋庆可不这么理解,蒋庆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强制性的同性结合”(蒋庆语),同性婚姻者是两个独立的具有民事与刑事能力的成年人的自愿自由结合,并没有强制性的意志存在。法律也并没有强制谁与谁同性结合,谁与谁不同性结合并不触犯法律,蒋庆们大可放心,你们不搞同性结合法律不会管你。但如果你们跑到现在的美国去,千万别随便侮辱歧视否定同性婚姻者及其合法权益,在美国这样的法治社会可没有儒家的人情可讲。蒋庆又说,“同性恋者也不能以属于自己的权利与平等否定异性恋者的权利与平等,即不能否定只有异性恋者才有权利以公开法律身份结成婚姻。”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句话的前半段,但是后半段却显示出极大的危险与反动,意思是法律只可承认保护异性恋者的权利与平等,而不可承认保护同性恋者的权利与平等。蒋庆首先就否定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推之,法律只可承认保护一部分人的权利与平等,另一部分人权利与平等则不受法律承认保护。再推之,法律应当承认保护统治者和儒生的权利与平等,平民百姓的权利与平等则不应当受法律承认保护。这就是蒋庆否定辩证法的逻辑!

虽然蒋庆否定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也讲“平等”,不过是有限的平等或等差下的平等。首先界定一下什么是平等。平等是指在社会学范畴内的人人一致,即在法律、道德、机会、伦理(社会伦理,非生物学意义上的家庭伦理)等方面的人人一致,不否定生物学范畴内与个人努力和经历的差异,即天赋、身体条件、个人奋斗等方面的人与人之间的不一致。平等不是平均,平均否定人与人之间生物学范畴上的差异与个人努力和经历。蒋庆说,“具体到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上,‘平等权利的法律保护’中普遍的‘平等权利’实际上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属于同性恋人群特殊的“平等权利”……在抽象普遍的‘人’的权利与平等思想鼓动下,不同人群的观念被颠倒,不同人群的权利被滥用,不同人群的平等被僭越,不同人群的正义被消解,结果导致人类传统的婚姻被否定,古老的人类文明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毁灭性威胁。”从这些话可以读出两点:一是,蒋庆的所谓的权利、平等、正义等概念都不是(人)类概念,而是群概念,即不同的人群享有不同的或者仅为“群”内的权利、平等、正义等,“平等“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所谓平等其实就是不平等。这明显是儒家原教旨主义幽灵——等级制的礼乐制度维护下的权贵特权待遇文化内核在借尸还魂,不怪乎蒋庆有意醉心于“礼”“教”精神。“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特权待遇当然无关乎平民百姓,刑罚惩治当然不关乎官僚贵族;一是,要么是蒋庆大人杞人忧天,要么是他自己吓唬自己。作为异化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并没有否定正统的异性婚姻,反而更能强化异性婚姻的正统地位。再者,同性恋至少伴随人类异性恋数千载,并未见得对人类文明产生什么危害,怎么予其婚姻合法化就突然使“古老的人类文明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毁灭性威胁”了呢?是不是蒋庆大人多虑了?

墨子说,“人情也,则曰男女。”(《墨子*辞过》)虽然男女性别是人类传统普遍认可的自然属性,异性婚姻是人类普遍认可的正统婚姻。但墨子还说,“兼爱非攻”,“人无贵贱长幼皆天之臣。”(《墨子*天志上》)墨子要求人们以兼爱精神互相平等对待,以非攻精神互不侵犯各自平等的自由与权利。正如法律有根本规定性的宪法与普通法律,墨子的法精神也有根本规定性的总法则与具体法则。总法则——利人法精神不可变易,具体法则可能因时因地而有所变易。在利人总法则的规定之下,具体的旧的婚姻法已经不符合时代要求,不能保护所有人的正当权益,所以有必要予以修改更正,同性婚姻合法化就是应当今时代要求的回应。

蒋庆等儒家原教旨主义者应该认清历史事实,儒家思想及其它一切专制主义思想将人间变成了地狱,消损了无数的不辜生命。在夜深人静的夜晚,面对黑魆魆的幽远长空,蒋庆们难道,难道,难道没有听见孤魂野鬼们的凄惨哀嚎与凄迷怨唱吗?蒋庆们噩梦醒来,难道,难道,难道还没有良心发现,良知萌发吗?



儒家原教旨主义与其它一切独断论一样都是被百姓人民抛向平等自由大海的专制大厦的残砖碎瓦,激起些许浪花涟漪而已!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