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20阅读
  • 0回复

传统是什么?文明还是大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者永在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7-24
 木兰诗 / 木兰辞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近日,据新浪新闻:贾玲出演的《木兰从军》播出后,#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率先“发难”。
  公开信称该剧“破坏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正统性,又严重伤害了国人尤其是木兰家乡人民的感情。同时,其所产生的负能量,误导了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
  #黄陂木兰文化研究会#会长明德运与该公开信并无关系,但态度更激烈,他直言,“民族英雄不能这样拿来娱乐,歪曲民族精神,就忘记了根本,也就是忘了祖先,是不孝不忠的,是幼稚无知的”。
  “我们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不能将现在风起云涌的对贾玲恶搞花木兰的这种斗争误导到学术争论上去。”
  墨评:一个喜剧演员演出了一场以娱乐为目的的文艺节目后,遭到了’’国’’字头的两个组织的强烈斗争。而这场轰轰烈烈的斗争,却又不敢进行学术争论。于是乎,这轰轰烈烈的斗争就纯粹以煽动民族情绪为基础,不问是非,不依据事实。这样的斗争着实另人想到几十年前那场更为轰轰烈烈的斗争—文革。而国字头的两个组织声称捍卫的是:传统文化的正统性,捍卫的是民族英雄,捍卫的是民族精神。可是,这两个国字头的组织,在捍卫传统文化的正统性,和民族英雄,民族精神时,却不敢进行学术争论。我心中暗自揣测:难道这两个组织,都是由不学无术的人组成的?以至于在捍卫神圣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时,除了煽动狂热的民族情绪外,竟然不敢对什么是传统文化的正统性和民族精神,进行学术争论。
  好了,既然怕学术争论,我就说点不是学术的东西。比如说,以传统,或者说以正统的名义对艺人搞侵害,是不是传统的正统性?有人可能奇怪:难道有侵害艺人的传统或者说正统?墨者答曰:然。比如这样的事件可以在《史记,孔子世家》里看到:
  孔子摄相事,曰:“臣闻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古者诸侯出疆,必具官以从。请具左右司马。”定公曰:“诺。”具左右司马。会齐侯夹谷,为坛位,土阶三等,以会遇之礼相见,揖让而登。献酬之礼毕,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四方之乐。”景公曰:“诺。”於是旍旄羽袚矛戟剑拨鼓噪而至。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举袂而言曰:“吾两君为好会,夷狄之乐何为於此!请命有司!”有司卻之,不去,则左右视晏子与景公。景公心怍,麾而去之。有顷,齐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宫中之乐。”景公曰:“诺。”优倡侏儒为戏而前。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曰:“匹夫而营惑诸侯者罪当诛!请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异处。景公惧而动,知义不若,归而大恐。
  孔子用着的是不是正统的名号,可以商榷,(四方之乐,夷狄之乐,相对儒家的礼乐想必也是没底线,不够正统的。但这个所谓的正统的礼乐,却被先秦的人所轻视,因为鲁用礼乐后地削而卑。秦王见由余,由余也说,你们礼乐那种东西,纯粹没意义。因为礼乐,你们从来就没安生过,看看没有礼乐戎狄政治好不好?结果秦王给戎狄送去女乐,把个政治良好的戎狄就给灭了。)但的确对艺人们的表演很不高兴,于是让执法者把艺人们手足异处了。以至于连齐王都 害怕了:这鲁国,这孔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以法律为依据,随便就杀人? 贾玲简直应该感到万幸,虽然国字当头的什么木兰研究中心,却没有权力,否则贾玲是否手足异处,也未可知。不过,目前看看,网路上已经看不到贾玲的那个作品了。这也是对贾玲艺术生命,艺术作品的手足异处。看来,以正统名义侵害艺人,的确是有传统的,而且相当的正统。
  民族英雄?民族精神?花木兰是哪个民族的英雄,我读书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可汗’这个称呼则不是华夏传统对最高统治者的称呼,而是番邦夷狄的首领的称呼。(有人会说大唐天子被称为天可汗呢?哦,是啊。李家本来就有夷狄血统。)换句话说,花木兰可能是夷狄的英雄。最起码是夷狄殖民的英雄。假设七十多年前,日本天皇发布征兵令,台湾有个人去参军,并且立了功,现在的中国人会不会把这个人称为民族英雄呢?恐怕不会,而是骂他是汉奸卖国贼。这么看来,花木兰这个英雄身份,实在说不清了。甚至不是英雄,或者恐怕是汉奸国贼了。所以,花木兰是谁的英雄,是谁的祖先,谁自己去拜。别动不动就把别人的祖先当成自己的祖先,当成所有人的祖先。我和你不认识,又不同姓,不可能是相同的祖先嘛。至少花木兰不是我的祖先。你要觉得别人的祖先也是你的祖先,真要问问,当初你的祖先的隔壁是不是有个姓王的。不然,干嘛把别人的祖先当自己的祖先呢。
  回过头来说说民族精神,按那什么会长的话,所谓的民族精神似乎是说忠孝。孝,我就不多说了,咱墨家讲,孝就是孩子爱父母,要有能力,并尽能力爱父母,让他们高兴。并且能把像爱自己的父母一样爱别人,即普遍性的尊老。所以墨经说,孝,利亲也,志以天下为芬。
  我只说说这个忠。可汗发布了征兵令到木兰家,木兰的父亲年纪大了,木兰又没有大哥,所以木兰准备替父从军。于是东西南北一趟趟赶集,买武器装备。真奇怪,可汗的军队,军人们都是自筹装备?你忠于这样的可汗为哪般?或者说,无论什么样的可汗,你干嘛要忠于他?在普通之下莫非王土的家天下的朝代,谁枪杆子硬,谁就能当可汗天子。窃国者占山为王。忠于这样的统治者?是不是自己就承认自己是匪兵N呢?所以从木兰辞里,我实在没看出有什么民族英雄,有什么民族精神,有什么传统的正统。你要找民族英雄,找民族精神,不如研究袁崇焕,不如研究戚继光。至于传统,正统,则应研究墨学。墨子法夏宗禹,述先王之道。这才是传统,正统。
  由此可见,贾玲通过喜剧的形式,撕破了的是伪传统,伪正统,伪民族英雄,伪民族精神,当然,还有这些什么木兰研究者的伪学术。暴露出来的恰恰是不学无术,不敢学术争论的,只会煽动民族情绪的一小撮以传统文化为大棒的下流的低级的低俗的民族狂热分子。
  所以,扒掉这一小撮手拿传统文化大棒的民族狂热分子的皮。避免更多艺人,或者其他的比如自由学者,遭受同样的迫害就很重要了。贾玲通过微博道歉后,我发表了一个评论: 让没 有错的弱者向没有理的强者道歉。是这国的 传统。
  如果说木兰辞表达了什么东西的话,我认为,都是无价值的。而且是违背人性的。鼓吹花木兰是英雄的木兰研究中心,难道是要告诉他们自己的女儿,如果有战争,女儿们就要自己筹备武器装备去从军?否则就是不孝不忠。有句话叫做,让女人远离战争。这是文明的体现。墨家非攻,则让人类远离战争,因为战争是: 夫取天之人,以攻天之邑,此刺杀天民,剥振神之位,倾覆社稷,攘杀其牲,夺民之用,废民之利。—非攻篇 反对坑害人,才是传统的正统性,是人类文明的传统和延续。
  在有些人看了木兰辞后,不如看看以下这首诗:
  《石壕吏》
  杜甫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怒,妇啼一何苦。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
  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
  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
花木兰与这老妇比,谁才是英雄?
  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 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 看。——鲁迅《再论雷峰塔的倒掉》其实这句话可以反过来说,被毁灭的有价值的东西都是悲剧。 石壕吏是悲剧,所以有价值。撕破无价值的是喜剧,木兰辞是喜剧,所以无价值。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