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96阅读
  • 0回复

顾如:简说万博官网认同的底线伦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gzkuru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6-20


万博官网认同的底线伦理




建立天下秩序需要一套相应的伦理,使人们依照该伦理行事,自然符合天下之秩序。先秦儒家的天下伦理是家国同构、忠孝伦理,父慈子孝、君仁臣忠、单向顺从。天下人都在“以德为车,以乐为御”的天子指挥棒下,按照才能倾向分成音部、序列,形成合奏。这就是先秦“和”字的象形。这就是儒家的“天下为公”——天下人都为公家、天下出力,和“礼之用,和为贵”。显然,儒家的这种主张适应大一统集权制。后世儒家也尝试过分封,全部都快速失败了。不同的伦理基础,适应不同的体制和国际秩序。儒家所持伦理是为大一统集权服务的,他搞分封就必然失败。


被儒家称为“无君无父”的杨墨所持伦理,才能适合封建制度。其最大特点是在上天或者道面前,人与人平等,邦国与邦国平等。包括道德位阶,人与人也是平等的。在墨家表述为「皆天之臣也《法仪》」、「天为贵、天为知而已矣《天志中》」。在《老子》表述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墨家将社会的高度共识,也是社会的底线置立为天志。先秦墨家大致有十天志,后来的墨者为了保持天志的严肃性。不再把自己的创见用天志形式表述。其中包括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原则。此处将把墨子置立的天志和墨者们发现的其他基本原则糅合在一起,对墨家的底线伦理做简单表述。


墨家伦理最基本判断是人与人不同,从人性开始就存在不同,不可以推己及人。而交流、交易、互助是生生之本。亦即老子所说的“三生万物”。在此基础上进行伦理的构建。而且墨家认为「圣人之利天下也,其类在礜石(除害)《大取》」。除害是底线思维,越线则是“害”。实际上西方是非二分的形式逻辑,在社会学说领域最可适用的时机就是划定底线。底线之上为是,底线之下为非。还有那些看起来不可以分割的原子式问题,得出A为是,得出B为非。否则都将导致灰色地带的丧失,也就是自由的丧失。哈耶克需要树立“非正义”观念之苦心,实在是因人们误用形式逻辑而起!墨家主张的兼爱、交利、非攻,乃至尚贤尚同全部是社会底线,绝不是什么“高标”。可以这样表述墨家底线伦理:


⑴「先知,意相也」。先于知的,是人与人的相互沟通。此条内含“人与人不同”前设。正因为人与人不同,所以首先需要沟通。实际上婴儿出生之时,他首先感知的是“我”,然后就对外界产生了近乎如痴如醉的好奇和求知欲。婴儿盯瞧一个物件,比如窗帘一角,可以目不转睛集中注意力长达十多分钟。而“人与人相同”的假设,恰恰不符合人性。儒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说就内含了“人与人相同”的错误前设。


⑵「不亏害人」。由于人与人不同,所以需要先知道别人定义的“害”是什么,才有“不亏害”之实现。而墨家整个学说以除害为色彩,认为「圣人之利天下也,其类在礜石」。《十策》共30篇,全部在提出「除天下之害,兴天下之利」后,立即转入对什么是“害”的讨论。其中逻辑是很明显的:除去害之后,得到的就是“利”。所以不害人要置于第二条。是对待他者的态度的消极面。


⑶「要爱利人」。这是将兼爱说分拆开来,先谈爱人。兼爱说的另一部分是后面要提及的「皆天之臣也」,即要平等地爱人、爱全部人。是对待他者的态度的积极面,是一种鼓励性质的互动。「兼爱相若。一爱相若,其类在死也《大取》」。


⑷「类以行人」。当人们认识到人与人不同,经过不亏害、要爱人的实践之后,自然会认识到这一条。人与人不同,最好互不干涉,分类而行。《尚同》篇墨子认为「百姓为人」——人们互相干涉则会天下大乱。


⑸「行循以久」。人与人互不干涉,然而毕竟存在大量交集。那么人们应该如何互相调适自己的行为呢?墨家给出的答案首先就是「行循以久」。墨家认为法律等是人们的契约,人们守法是在守信。《尚同中》「其明察以审信是故」。审信,审查其是否守信。点明了墨家以守信看待立法与执法的本质。然而在行动时,不可能、不必要总是重新立约。而且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人们实际上已经置立了完整的契约系统。墨家将这种契约系统和物质世界、血缘等等旧有的、来源性质的东西统称为“故”。“故”未必正确,或者说未必能继续适用。而“久”是经过了长期实践验证的那些“故”。此时如果谁认为某“故”或者“久”需要改变,就有义务提出论证和首先践行。即墨子所说的,「欲以非之,必有以易之《兼爱》」、「以身戴行」。现代语言可以将“久”称为“惯性”。墨家认为整个社会是在按照惯性运行的,而且也应该按照惯性运行。这些惯性的轨道被认为是一些平衡状态。如果偏离了惯性,则需要用强力使之重新归道。这在墨家称为「挈」。为了执行前面所说的“止”,和此处所说的“挈”,就需要建立权力「行循以久」具有非常强的解释力和分判力。基本可以视为对哈耶克所定义自由的实现。所谓自由即“不受武断阻断”。每个人通过对环境的认识,对环境在某个时刻的状态都有一个预算。任何环境的改变,不再行循以久,实际上都对此人造成了武断干涉。而是否形成阻断效果,则需要双方互相调适。道路上的车辆如需减速、变道等,就有责任向其他人、车提出警示。像前些年网络上进行过的大辩论:买两张票用来躺睡;范跑跑事件等。都可以用行循以久原则做出分判。前者改变了座位的用途,需要获得其他人的同意。在座位紧张的情况下,人们势必不同意他改变用途。范跑跑触犯了儒家社会传统上对教师的要求。这种要求虽然不合理,儒家社会从来没有权责观念,只有受命。但范先生没有在之前提出不接受,就还是得遵从之。当然范先生在之后提出反思要求,也是难能可贵的。可见,「行循以久」原则同时对先在的秩序提出了弹性要求,必须能够允许挑战。“久”毕竟不是“故”,并不是所有的“故”都不能改变。墨家名学大师惠施的一个著名辩论被纳入了《墨经》。「无穷不害兼,说在盈否……盈无穷,则无穷尽也。尽有穷无难」。墨家主张兼爱,此条为兼爱辩护。然而用于解释旧有秩序的弹性也是合适的。要兼爱、兼利、平等对待每个人,也要保持弹性,随时准备接纳新发现的人,考虑他的义利,将之兼爱起来。


⑹「皆天之臣也」。然而人们仍然有解决不了的惯性与惯性之间的冲突,如何解决呢?墨家的观点是要通过互相「说」、「辩」,找到可行的(「攸」)办法[1]。那么就涉及到各个人在说辩、谈判中的地位问题。墨家认为在上天面前,人与人、国与国是平等的。这同时意味着,在人们为自己立法时,地位是平等的。


⑺「止,因以别道」。当人们平等地参与辩论、谈判,所得的结果就应该被执行起来,用于分隔人们、使人们互不相害,也就是“止”。止的目的是「别道」,即实现前述第4条之「类以行人」。墨子说,「天下从事者,不可以无法仪《法仪》」。墨家认为人们互相干涉会导致天下大乱。然而人们又必须沟通、互助,所以行为方面需要有“止”。在人与人之间形成「有间而又有闻《经上》」之状态[2]。将人们间隔开来的,是“间”,其作用就是“止”。止的内容因被间隔的两者定义,此所谓「止,因以别道《经上》」。那么作为天下人共同的律法就必须是「世相与共是之」性质。即人人都认同,并且执行的。《经上》「君臣萌,通约也」。墨家不但认为法律是契约、守信性质,而且对“君”的看法也是如此。君位的置立及其职责,都是人们的通约。君民在上天面前皆天“臣”身份,是平等的。《经上》「君,若名者也」。置立君位的目的,或者说君王的职责就是整理法律和执法。


⑻「言必信,行必果」。人们立约之后,自然需要执行和遵守。墨家以守信看待守法。认为守信是墨家首义、首行。「言必信,行必果」,没有商量余地。守信不需要任何正义之类前提。「不以其言之当也。使人视城得金《经上》」,无论怎么荒谬的承诺,必须兑现。这一条在儒家思维里似乎不可思议。孟子说,「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似乎更好听一些,可是义却又本于他自心。实际上构成了一个诡辩,只要我不愿意就可以不守信。义在墨家看来本身就是契约性质,离开守信自然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解决契约不符合义的方法应该是不立不义之约,和立下不义之约者自负其责。在先秦一般就要自杀了。墨家有巨子孟胜自杀殉信的事迹。墨家认为社会中的人们以「忠信相连」。《经上》「忠,以为利而强、低也」。强是努力去做,低是谦逊。人与人不同义,不可以推己及人,那么不保持谦逊就不可能知人之义,也就无法利人。


⑼「始不可让也」。墨家主张「士损己益所为」,主张做出让步、妥协。然而在道德、规则、法律等实践中,人们最终会认识到有一些东西是作为自然人、社会人、国民所必须的条件,是不能受“损”的。这在墨家语言中用「始不可让也《经下》」来表达。初始的、基础性的东西不可以出让。前文提及“诛”与“攻”的差别,正在于“诛”不占有别人的土地、不毁弃别人的宗祠。正是「始不可让也」原则的运用之一。「始不可让也」,将是未来墨家开出权利论的起点。另外,「始不可让也」也包含了墨子所说的「真天壤之情,虽上世至圣不可废也」。不可以要求废弃人们的真性情。




这成序列的九条是墨家最为底层的伦理。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底线伦理序列,足以用来明辩是非。西方权利论和人权之类,之所以被滥用,原因正在于没有一套公认的底线伦理支撑[3]。而通读《墨经》之后,我们会很容易发现其中按顺序包含了上述整套底线伦理架构[4]。其他更为高层的,比如财产是“人生”之本、非强制原则等。与本篇所述的国际体系、战争伦理关系不大。本篇有了这前九条基本够用。


在先秦的人们看来,邦国内外秩序基本同构。在儒家甚至是家国同构,以家为基本论述单位。而墨道两家以个人为基本论述单位。儒家称为杨墨“无君无父”。我们也可以看到墨家的底线伦理,恰恰是以保守、自治、自主为色彩的一套系统。确实可以称为“无君无父”。作为一个秩序必然涉及干涉。当我们确定了底线伦理之后,就可以确定干涉的正义。即对于破底线的行为进行干涉,就是正义的。考察前述墨家九条底线,可以发现除了第三条「要爱利人」之外,都是消极色彩。实际上如果不保持守信和爱利人的社会氛围,人们也很难互相信任合作。所以墨家九条底线内容全部是需要保守的底线。


墨家信天,儒家尊上,信天者依道而存,尊上者附权而生。如此而已。儒家治墨者称,墨家没有提出一套伦理。实际上是有的,只是人们被君臣父子之家庭伦理蒙蔽,眼不见朱玉而已。

————————————————————​
[1]
《经上》第72:「说,所以明也」。第73:「攸,不可两不可也。彼凡牛枢非牛,两也。无以非也」。第73条后半段的含义是:不相干的两个东西之间不需要辩论。
[2]
儒家《礼记·礼运》“相连而不相及”袭自《墨经》。但该表述去掉了「有闻」这个最为重要的关键,不够完整。
[3]
西方权利论的伦理基础是基督教义。糟糕的是在权利论树立的同时,基督教义被撇在一边。使西方权利论成为空中楼阁。
[4]
笔者将《经上》第一条的“循故”,调整到底层伦理的第四条,并用后墨的「行循以久」替代。其他都依照《经上》逻辑顺序。墨子实际上也不主张完全循故,后墨表达的循久更为准确。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