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63阅读
  • 0回复

读经:道隐无名分享《墨子•非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若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6-15
— 本帖被 nfzy 从 信仰修行 移动到本区(2015-06-30) —

 来源:新墨家思想学派QQ群
道隐无名:今天分享对《墨子•非乐》的理解

墨无欢: 非乐,墨家十大策论里的一篇
南方在野: 今晚八点道隐无名先生分享《墨子•非乐》,主持人墨无欢。欢迎各位网友前来交流。
此处有掌声……
道隐无名:那么分享开始
南方在野: 好的,有请
道隐无名: 众所周知, 以孔子为起点的儒家学说将礼乐放在了十分重要的地位,认为社会的动乱是由于人们摈弃礼乐的规制,从而形成了“礼崩乐坏”的局面。那么与礼共同提出的“乐”,重要性对于儒家来讲,不言而谕。
墨无欢: 嗯
道隐无名: 孔子本人十分博学,针对音乐方面的追求也是孜孜不倦
道隐无名: 例如孔子非常仰慕其时的著名音乐家苌弘其名其才,于周敬王二年(前518年)前往周国造访苌弘,求教韶乐与武乐之异同和不解之处。
墨无欢: 是的
道隐无名: 对于苌弘博学施教,孔子称谢不迭,并于次年前往齐国聆听了韶乐的演奏,乐得手舞足蹈,如醉如疾,“三月不知肉味”
道隐无名: 称孔子为“乐”之发烧友毫不为过

晨曦:长知识了
南方在野: 孔子哀叹“礼崩乐坏”,以此为社会病根,是否洞察?道隐无名先生以此开题,立《墨子非乐》主题。此论甚是高明。
道隐无名: 周朝各种礼仪繁缛复杂,各种制度极为纤细具体、缜密。在各种礼仪活动中,音乐作为配合礼仪进行的重要因素,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礼的繁杂也必然催生了乐的繁杂,对相应的器材以及规格要求也必然不断增加
道隐无名: 1978年在湖北随县(今随州市)出土了赫赫有名的曾侯乙编钟。是由六十五件青铜编钟组成的庞大乐器。
晨曦:非乐与墨子主张节俭也有一定的关系吧
道隐无名: 可以想见,在遥远的战国年代,这样一套庞大乐器会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南方在野:  
墨无欢: 对
道隐无名: 铸造的层面不谈,就是后期各种调音种种,不言而喻
墨无欢: 但是墨子却提出来节用和非乐
道隐无名: 这也是墨子非乐的一个重要考量维度,亏夺民利为乐,不义,更何况是在百姓基本生活条件无法满足的情况下,那就是更加不义了。
墨无欢: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
道隐无名: 因为显而易见,王公大人不会亲自赤膊上阵造乐器以及演奏
墨无欢: 嗯
道隐无名: 因此,从“非乐”的角度讲,这是一种损人利己的行为
墨无欢:嗯
道隐无名: 以上是非乐总的基调
道隐无名: 下面结合文本详细展开

道隐无名:开篇: [子墨子言曰:仁之事者,必务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将以为法乎天下,利人乎即为,不利人乎即止。且夫仁者之为天下度也,非为其目之所美,耳之所乐,口之所甘,身体之所安,以此亏夺民衣食之财,仁者弗为也。]
道隐无名:开篇就提到了“仁”者应有的视野,这个基调和词句在墨子原文中多次出现。这里涉及到儒、墨两家对“仁”的理解的不同。而这一差异恐怕与“仁”字本身的含义随着历史的变迁而有着自身的演化高度相关。
道隐无名:依据《德道经》(校注)作者--熊春锦先生的考证,“仁”字的含义有从“用奉献慈爱尊神的精神和行为来对待万事万物”到“用独立的人形服务、奉献于阴阳当中的万事万物的细化规范”的变化过程。
道隐无名:从这个结果来看,很显然,儒家的理解倾向于后者,而墨家的理解倾向于前者。
南方在野:上古的“仁”不包含儒家的血亲意识形态
道隐无名:儒、墨两家的这一倾向差别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道隐无名:是的
道隐无名:其实最重要的结果,就是儒、墨对“仁”的根本基点的巨大对立--仁爱和兼爱
道隐无名:从非乐开篇显然能够看出,墨子之仁--兼爱天下。因此,其考虑问题,权衡利弊的出发点,就是为天下人兴利除弊,而非单纯的自我享受。
道隐无名: 20:11:29
这样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墨子承认“乐”能够带来快乐,那不是利么? 为啥要反对呢? 关键就在于后面一句:这种快乐是以“亏夺民衣食之财”的“害天下”代价满足的,因此绝对不能追求,而应该大力反对。
牟庭萱
湖南 石子
道隐无名:其次,“乐”可以狭义的理解为“音声娱乐”,但我更倾向于广义的理解为“一切感官的享受”。这里开篇提到了四种感官:眼、耳、舌、身。音乐、歌舞、美景、豪宅、美色等等的追求,其实都可以在“乐”的范围内。
晨曦:那个乐
晨曦:我自我感觉不仅包括了乐器
道隐无名:恩,是的
晨曦:铸造方面的浪费
道隐%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