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827阅读
  • 0回复

读刘清平先生文章有感兼谈墨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者永在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5-10
— 本帖被 nfzy 从 风雨楼 移动到本区(2015-06-30) —
  刘清平:学术方法之研读文本 刘清平 新墨家思想学派http://t.cn/RADLYGG
  刘清平:学术方法之同情理解 刘清平 新墨家思想学派http://t.cn/RArwGGV
  近日,新墨家思想学派网刊载了刘清平先生的两篇文章,如上。刘先生提出了学术研究的两个基础:1尊重事实,面对文本。2同情理解。可以说,这两个观点,打破了自独尊儒术以来,两千年的中国学人的禁锢的封闭的浆糊脑袋的思维方式。 以’’颠覆传统儒家 弘扬儒家传统——后儒家论纲’’的刘清平先生和以’’批判儒家的儒家’’的邓晓芒先生,开创了儒家新世代—后儒家。我曾说过,现在的所谓大陆新儒家,比不过港台儒,而港台儒比不过后儒家。后儒家的出现,激发了新墨家的萌发。韩愈所说的,儒墨联合的时代,将在后儒家与新墨家完成对接
  面对文本该如何理解?
  学术研究是一定要面对文本的。而文本并不是只有一本。在网络上,新墨家以博大和说理显现。面对古往今来对墨学墨家的责难,进行了有理据的反驳。
  比如,多有学者以庄子论墨来批判墨学,试图证明墨学墨家存在内部的理论缺陷。那么,我们就面对庄子。看看庄子到底在要表达什么。
  1 今墨子独生不歌,死不服,桐 棺三寸而无椁,以为法式。以此教人,恐不爱人;以此自行,固不爱 己。未败墨子道。虽然,歌而非歌,哭而非哭,乐而非乐,是果类乎 ?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觳。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为也。恐其不 可以为圣人之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子虽独能任,奈天下何 !
  面对文本。这一段,庄子的观点很明确,对墨子的节葬,非乐 的批判。由此得出结论,墨子独任。天下奈何。在对节葬,非乐思想解释至前。我先对庄子的墨子独任的观点进行小小的反驳。首先,从墨家传承来看,自墨子后,有禽子,有三代钜子,孟胜,田襄子,腹墨。有以名辩著称的惠子,公孙龙。甚至庄子自己也提到 :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若获、已齿、邓陵子之属 。当然还有韩非子提到的墨家。以及散见于先秦文献的各个墨者。很显然,庄子说的墨子独任,本身就与他自己的观点相违背。事实,恰恰相反,不仅不是墨子独任,而是徒众弥天下。我说过,文本不只一个,如何证明并非墨子独任呢?其实,可以参考另一个文本:
  鲁惠公使宰让请郊庙之礼於天子,桓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後在於鲁,墨子学焉。此二士者,无爵位以显人,无赏禄以利人。举天下之显荣者,必称此二士也。皆死久矣,从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王公大人从而显之;有爱子弟者,随而学焉,无时乏绝。子贡、子夏、曾子学於孔子,田子方学於子贡,段干木学於子夏,吴起学於曾子;禽滑絭学於墨子,许犯学於禽滑絭,田系学於许犯。孔墨之後学显荣於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皆所染者得当也。《吕氏春秋.当染》
  高何、县子石,齐国之暴者也,指於乡曲,学於子墨子。索卢参,东方之钜狡也,学於禽滑黎。此六人者,刑戮死辱之人也。今非徒免於刑戮死辱也,由此为天下名士显人,以终其寿,王公大人从而礼之,此得之於学也。《吕氏春秋.尊师》
  孔丘、墨翟,无地为君,无官为长。天下丈夫女子莫不延颈举踵,而愿安利之。 《吕氏春秋顺说》
  很明显,庄子的观点并不符合事实。墨子独任的观点,不攻自败。
  回过头来,再谈谈墨学节葬非乐的思想。
  为什么要节葬?因为节葬思想是针对厚葬久丧的。那么,厚葬久丧有哪些表现?
  故子墨子言曰:“然则姑尝稽之,今虽毋法执厚葬久丧者言,以为事乎国家。”此存乎王公大人有丧者,曰棺椁必重,葬埋必厚,衣衾必多,文绣必繁,丘陇必巨;存乎匹夫贱人死者,殆竭家室;存乎诸侯死者,虚车府,然后金玉珠玑比乎身,纶组节约,车马藏乎圹,又必多为屋幕、鼎鼓、几梃、壶滥,戈剑、羽旄、齿革,寝而埋之。满意。若送从,曰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
  处丧之法,将奈何哉?曰:哭泣不秩,声翁,缞绖垂涕,处倚庐,寝苫枕块,又相率强不食而为饥,薄衣而为寒。使面目陷陬,颜色黧黑,耳目不聪明,手足不劲强,不可用也。又曰:上士之操丧也,必扶而能起,杖而能行,以此共三年。 —墨子节葬篇
  厚葬到什么程度呢?看看墨学的论述,谁受的了?好吧,王公大臣们有钱,不在乎。可是,他们还要杀殉呀。鼓吹厚葬的,难道是想陪殉?而普通人如果按厚葬的要求来,那就真是生不如死。生不如死,按庄子的逻辑,属于自爱么?或许吧,一生死嘛。不过咱普通人,真没庄子的境界。久丧,就更离谱了,难不成哭三年,不吃不喝?这哪是久丧,分明找死。
  所以墨学提出节葬之法: 子墨子制为葬埋之法,曰:“棺三寸,足以朽骨;衣三领,足以朽肉。掘地之深,下无沮漏,气无发泄于上,垄足以期其所,则止矣。哭往哭来,反,从事乎衣食之财,佴乎祭祀,以致孝于亲。”故曰子墨子之法,不失死生之利者,此也。这节葬之法有什么问题嘛?难道是不自爱?别的地方如何葬,我也不知道。我的家乡可都是按墨学节葬方法来的。换句话说,墨学思想已深入民间,人们日用而不自知。
  至于非乐思想,墨学说的很明确: 是故子墨子之所以非乐者,非以大锺、鸣鼓、琴瑟、竽笙之声,以为不乐也;非以刻镂、华文章之色,以为不美也;非以犓豢煎炙之味,以为不甘也;非以高台、厚榭、邃野之居,以为不安也。虽身知其安也,口知其甘也,目知其美也,耳知其乐也,然上考之不中圣王之事;下度之,不中万民之利。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
       面对文本。非乐的原因很简单,不符合王事,不利于民。怎么个不合王事,不利于万民呢?
  今王公大人,虽无造为乐器,以为事乎国家,非直掊潦水,拆壤坦而为之也,将必厚措敛乎万民,以为大锺、鸣鼓、琴瑟、竽笙之声。古者圣王亦尝厚措敛乎万民,以为舟车。既以成矣,曰:“吾将恶许用之?”曰:“舟用之水,车用之陆,君子息其足焉,小人休其肩背焉。”故万民出财赍而予之,不敢以为戚恨者,何也?以其反中民之利也。然则乐器反中民之利,亦若此,即我弗敢非也;然则当用乐器,譬之若圣王之为舟车也,即我弗敢非也。
  民有三患,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然即当为之撞巨钟、击鸣鼓、弹琴瑟、吹竽笙而扬干戚,民衣食之财,将安可得乎?
       执政者为了自己享受,厚敛于民,养着一帮身强力壮,长得漂亮的年轻人。就为了敲钟撞鼓,又不能息民之三患。不非乐能行么?顺带着说一句,荀子乐论也批墨子非乐。认为墨子反对音乐。这从何说起?面对文本,墨学反对的是执政者为了自己享受而亏万民。这哪是反对音乐啊?以至于在程繁和墨子辩论非乐时,程繁问,难道普通人休息时听听音乐都不行?墨子都懒得搭理他。谁反对音乐呢?儒家!恶郑声乱雅。审诗商。搞礼乐教化。小百姓要唱他是人民大救星。要唱鲜红的太阳永不落。这是儒家礼乐的本质呀。你要唱个太阳下山后,小妹妹让你亲个够。抱歉的很,乱雅啦!审!
  面对文本。国家贫,则语之节用、 节葬,国家喜音湛湎,则语之非乐、非命。 节葬非乐有什么问题?
  2 墨翟、禽滑厘之意则是,其行则非也。
  面对文本。曾经我和某博士谈论过这个问题。对方以此来论证墨学不行的原因。好吧,墨子禽子是何意呢?没办法,我们只能从墨学里来参详。一部墨学不就是墨子的’’意’’么?墨子想的,说的,通过文字保留记载成书。这个说法没问题吧。那就看看墨子之意:
    君子之道也:贫则见廉,富则见义,生则见爱,死则见哀;四行者不可虚假反之身者也。藏于心者,无以竭爱,动于身者,无以竭恭,出于口者,无以竭驯。
  君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
  老而无子者,有所得终其寿;连独无兄弟者,有所杂于生人之闲间,少失其父母者,有所放依而长。
  子墨子言曰:“仁者之为天下度也,辟之无以异乎孝子之为亲度也。”今孝子之为亲度也,将奈何哉?曰:亲贫,则从事乎富之;人民寡,则从事乎众之;众乱,则从事乎治之。当其于此也,亦有力不足,财不赡,智不智,然后已矣。无敢舍馀力,隐谋遗利,而不为亲为之者矣。若三务者,孝子之为亲度也,既若此矣。虽仁者之为天下度,亦犹此也。曰:天下贫,则从事乎富之;人民寡,则从事乎众之;众而乱,则从事乎治之。当其于此,亦有力不足,财不赡,智不智,然后已矣。无敢舍馀力,隐谋遗利,而不为天下为之者矣。若三务者,此仁者之为天下度也,既若此矣。
  除天下之害,兴天下之利。正是墨子之意,庄子说,其意则是,显然是肯定,是认同嘛。可是,其行则非。就说不过去啦。墨子千里奔楚止战,禽子带领墨家守城。这个行怎么就非了?类似的事又有止鲁攻郑,止齐伐鲁。其行怎么就非了?越王闻墨子大贤,欲封之,墨子不粜义。其行怎么就非了?墨子教导的弟子,言必信,行必果,怎么就非了?
  3 乱之上也,治之下也。
  什么是乱?当察乱何自起?起不相爱。臣子之不孝君父,所谓乱也。子自爱,不爱父,故亏父而自利;弟自爱,不爱兄,故亏兄而自利;臣自爱,不爱君,故亏君而自利,此所谓乱也。虽父之不慈子,兄之不慈弟,君之不慈臣,此亦天下之所谓乱也。
  是以人是其义,以非人之义,故交相非也。是以内者父子兄弟作,离散不能相和合;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药相亏害。至有余力,不能以相劳;腐朽余财,不以相分;隐匿良道,不以相教。天下之乱,若禽兽然。
  什么是治? 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者乎?视父兄与君若其身,恶施不孝?犹有不慈者乎?视弟子与臣若其身,恶施不慈?故不孝不慈亡有。犹有盗贼乎?故视人之室若其室,谁窃?视人身若其身,谁贼?故盗贼亡有。犹有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乎?视人家若其家,谁乱?视人国若其国,谁攻?故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亡有。若使天下兼相爱,国与国不相攻,家与家不相乱,盗贼无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若此,则天下治。
  墨学倡导的致治之法,是以天为法,尚同尚贤。很明显,这是最符合现实的方法。当然庄子可能境界高,认为墨学致治之法不是最上等的,只是中等。但已经足以治乱。所以说乱之上,治之下。话说,要每个人都像庄子一样的境界,那谁也别活了。不过某些人把庄子这句话理解成墨学是制造混乱的。也不知道什么理由。
  所以,面对文本,很重要,多面对一些文本也很重要。不然,就看不全面呀。
  那么,庄子论墨究竟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通过文本以及对照事实,很明显,庄子是在说:墨子啊,您老人家作为古之道术之子,传承道术,为了天下,连自己享受的时间都放弃了,你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培养了一大批弟子,都能为了天下而舍生取义。虽然没有把上等治道发扬光大,却开创了足以治乱世的实际之方法。您真是天下无双的好人才士啊。
  同情理解,要如何同情?
  同情,我理解为,不是因为看你弱,而可怜你。而是要最大程度的理解对方要表达的意思。为什么要最大程度理解对方要表达的意思呢?因为这样可以减少误解。墨学讲,知与意异。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别人表达的意思与你所认为的并不完全一致。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同情理解。同情理解的说法很好,不过墨学有自己的说法:通意而后对。说在不知谁谓交流,必需建立在相互理解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的基础上。否则就成了鸡同鸭讲。这种结果,好一点的,各说各话。用儒家的说法,和而不同。除了保持了好的关系,结果没有进行有效交流。墨家讲和合,既要保持好的关系,又要能在不同的观点中找到共识。只有这样交流才有效。学之益说在诽者嘛。相互交流有辩有诽,有共识。能做到是其所是,非其所非。不能自己认为自己全对,对方全错。就算全错,人家也有合理的部分。能从对方的错误中总结经验,也是对方给你的益处。所以,观点不同,要同情理解。不能同情理解的话,次一点的就退出交流。最差的是,三句话观点不同,就骂街。所以,墨学讲知意而后对,是交流的基本方法和态度
  前面说了,交流的目的不是为了相互骂街,不是为了鸡同鸭讲,而是为了相互学习。对此,儒家荀子,还是很有见地的,君子必辩。当然,对辩,诽,学益。只有墨学论述的最完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