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93阅读
  • 0回复

打屁股与茹鱼去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吾不言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5-06
打屁股与茹鱼去蝇

      其实,犬儒被打屁股是习惯了的,每每屁股被打时,嘴里还不断叫着“打得好”。何以至此?乃奴性也!奴性乃人格上之“侏”与“儒”。一百多年前,满嘴“之乎者也,仁义礼教”的犬儒又被痛打了屁股,不过这次与以往大有不同,以往打屁股的是他们的君父,这次是西方异族;以往打屁股的刑具是专制棍棒;这次是儒家所不取的“奇技淫巧”大棒;以往是隔着裤子打,伤痛不严重,这次是光着屁股打,不仅血肉模糊,而且尊容暴露于外族外人,实在自感羞愧无雅了!那堆脂的腐肉,曾经是多么好逸恶劳、养尊处优的显赫,“四体不勤”,进出要车,食讲方圆,卧必豪宅啊!

       羞愧与不雅毕竟促使一部分儒者反思,为何屁股屡屡被打?原来此前还有两次伤心事啊!一次是被蒙古族打了,一次是被满族打了。暮然回首,发现黑暗的故纸堆中还有闪光点,原来是墨子的文字在闪烁。开始也懂得民主与科学不能丢,依靠部分有志学人从西方学来的科学,好歹也弄出个“两弹一星”,在加上自由市场经济的有限尝试,国家开始有所起色了。但犬儒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嘴巴又硬起来了。

        历史上儒生嘴巴硬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你说人人平等,他说,“作奴才是本色”;你说自由,他说“天生奴性,自由不能当饭吃”;你说独立,他说,“靠君父官爸吃饭”;你说民主,他说,“习惯于被作主”;你说科学,他说,“那是奇技淫巧”;你谈思辨的形而上学,他摸摸脑门,“不就是老子的玄而又玄吗”;你谈社会大伦理,他却说,“没概念,家天下君臣父子,父子相隐是美德”;你谈理性逻辑,他无知地说,“那是迷障、铁笼”。实在没法沟通,与无耻者对话不异于对牛弹琴。

        最近儒生嘴巴特别硬,一个无法与西方平等对话,正常沟通的小学派(儒学实为小学,层次比较低,基本上就是家庭伦理,哲学上高层次的东西一概没有)居然大言不惭地自诩代表中华文化,实在可笑又可气。谈思辨的形而上学,你有吗?谈逻辑理性,你有吗?谈民主科学,你有吗?谈平等自由独立,你有吗?谈社会大伦理,你有吗?没有你凭什么代表中华文化与别人平等对话。什么心性儒学,什么政治儒学,简直是瞎折腾,早已挑明了,心性儒学所谓的“良知坎陷论”充其量只是良心发现,认为民主科学可以被接受而已,并不是从儒学的元理论发展出了民主与科学,一切关乎此的争论都还未明其理,白争白论而已。所谓政治儒学更是无稽之谈,企图反历史进化论而为之,要将一切仅有的文明成果破坏殆尽。

         犬儒说,儒学维持了中国两千年的稳定。就知识进化与社会进步而言是说对了,那是绝对的稳定,两千多年来儒生除了学会一个形而上的本体,在知识上还有什么更多的进化?一个人生活在汉武帝时代与清乾隆时代绝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刀耕火种牛拉犁;一样的“之乎者也,仁义道德”;一样的万岁万税;一样的司法“莫须有”,灭绝人性的残酷;一样文字狱,避尊者讳;一样的没有人权平等自由独立与民主科学,一切一样的一样……有社么进步值得骄傲?也难怪,大进化大进步的春秋战国成了中国人的永远梦乡!就安危治乱而言又说错了,那是绝对的不稳定,朝代循环更替,每次官逼民反,都被伪墨者利用,伪墨打着“墨学”旗号“革命”,号称杀尽不平,去儒“等异论”,结果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生命的尊严与价值照旧被蔑视。如此没有进化进步,不被痛打屁股才怪呢。

         细审之,两千多年来,儒生儒学对安危治乱不但束手无策,而且其本身就是危乱的制造者。历史上危乱有无数,有哪次是靠儒生儒学得以拨乱反正,拯危予治的?恰恰相反,儒生学则禄,禄于学,要过不劳而获的奢靡生活就必需依赖君权,为君王献媚谄谀。所以,专制独裁与儒家独断论天生构成一对奸夫淫妇,总要在历史的某个时间点上选择上床。这一对奸夫淫妇,不但不能长久维持社会稳定繁荣,而且每次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墨道精神开启的财富积累与能量积蓄消磨殆尽,然后是店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最终民不聊生,饿殍相及,新一轮危乱重新开局。

       开局者都明白儒者祸,每每宣称要去之,每每却去之不得,原因就在于专制独裁与儒学独断论这对天生匹配的奸夫淫妇,双方都没有第二者能够互相满足其性欲。“茹鱼去蝇,蝇愈至,不可禁,以致之之道去之也”。用臭鱼来驱赶苍蝇,却是苍蝇最爱,正如“文革”批儒评法,不但儒去之不得,反倒引来嗡嗡声一片。欲去“奸夫淫妇”,必去假革命,非来一次深入精神的彻底的思想革命不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