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62阅读
  • 0回复

问答录—儒学的糟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墨者永在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4-27
— 本帖被 nfzy 从 风雨楼 移动到本区(2015-06-30) —
  近日,我在微博上和某位网友进行了如下讨论:余指的是网友。墨是我自己。本次讨论很散漫。话题涉及很多。但其核心仍然是我对儒学粉饰极权专制思想的批判。
  余:如果无法把儒家思想和儒家道德与现代文明的统一起来,就别谈儒家。理由很简单,因为你的思考方式是分裂的,不知所措。
  墨: 儒家没有思想,没有道德。或者说,儒家的思想和道德是分裂的。比如孟子说无父母之命,不告而娶,人人都会看不起。但舜不告而娶则君子以为告。假设有人以无后为由,不告而娶孟子的女儿,孟子是贱之,还是以为告?
  余 :我说过,理解古文不能望文生义,要用现代思想来解读古文的价值。 就是说,古代和现代生存方式不同,社会结构也不同,对古人思想必须经过消化、吸收之后才能转变为现代价值。望文生义之所以没有意义,就在于你为理解而理解,为阅读而阅读。这样的治学丧失目的性,理所当然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学者的所作所为。
  墨: 嗯,与时俱进,是好事。但,脱离文本而解读。就不是儒学了。把’’坏’’理解成好,虽然是智慧。但把’坏’指出来同样是智慧。 什么叫望文生义?你看到别人的文,所产生的自己的观点,是不是望文生义?
  余: 你本身必须具备一些价值标准,才能衡量别的思想和文本的价值。要构建这种具有同一性的标准就是一个学者真正的学问所在。
  墨: 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未必合理。比如己所不欲,勿失于人就不合理。而每个人的标准是自在的,墨学说,一人一义,万人万义。
  余: 但不能丧失标准?人类个体标准有一个不断整合和认同期。经过这样的整合和认同就会回到共识中来,前提是一个正常人。 一人一义,万人万义的说法是不对的。义具有社会性,脱离别人的义,就不存在自己的义;别人不以为义时,你理所当然也不会以为是义。
  墨:一人一义,正是个体标准。义,包含几个意思:1,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2人们的共识。即自发的秩序规则。3爱人利人的思想和行动。
  网友: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余 :谁如果能夠举出儒家思想糟粕。 我看不到糟粕 。
  墨: 瞎子看不到色彩,不等于色彩不存在。你看不到儒学糟粕,不等于儒学没糟粕。 不如你举证出儒家学说的精华?
  后: 我都认定所有都是精华了,还用举什么证? 你要反驳我,理所当然是你举证。
  墨: 你既然认为儒是精华,当然要你自证精华,而不是让我来证明儒学是精华。
  余: 我以为保护家庭产权和自治权是人类文明千年不变的价值。这是我衡量各种思想或文化的标准。
  墨:儒家思想不保护家庭产权,更没有自治权。儒家思想只粉饰统治者。
  后余万凯:举例说明。
  墨 :制民之产而推恩。你举例说明儒家思想保护家庭产权和自治权。
  后余万凯:说具体点,把你的思路说出来。
  墨: 孟子说,君子制民之产。即,统治者可以任意处理民众的一切财产。你说说,民众的产权被统治者任意支配处理,哪来的家庭自治权呢?
  余:这个制为何不能理解为形成秩序的保护呢?定制、建制、法制?
  墨: 儒家是不法之徒,儒以文乱法。所以不是法制的意思。至于定制,建制,无论如何也不是自治。因为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民众只能克己复礼,无条件遵守统治者定的任何规定。这叫做忠顺不失。
  余:儒家学说的宗法关系是一种传统法。
  墨: 宗法是法,却不是传统法。 儒家学说本身就是反传统的,孔子是殷后裔,不传承自己的传统,而从周。
  余:我们说的传统不是某家族的传统,是五千年文明的总和。
  墨:这个总和当然也包括殷商传统。而不是单指周的传统。而殷商传统并非一个家族的传统。或者说,周的传统,是不是姬家一个家族的传统呢? 5000年文明总和?儒不过在依附统治者的前提下,依靠粉饰统治者,独尊儒术,也不过2000多年,前面那两千多年难道不是文明?用独尊儒之后的所谓传统,代替5000年传统,这个账不对头。
  余 :宗法关系建立在家族伦理和血缘道德基础上,这才是最原始、最传统的习惯法和自然法。 传统社会,不以家庭伦理和血缘道德为基础的义就是反文明、反人类。
  墨:有家庭伦理,但什么叫血缘道德?家庭伦理并非儒家思想所独有。儒家的家庭伦理思想完全不合理,墨家的家庭伦理思想才合情合理。 传统法并非以家庭伦理和血缘道德为基础,而是以公义为基础,所以有从义不从父的传统。 孔子最有智慧的一句话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这个思想被孟子曲解为,亲亲相隐,窃负而逃是合理的。
  余:亲亲相隐、父为子隐就是保护家庭生活的神圣性。所谓的义要服从这个伦理才叫义。 只有文革,才会出现为了极权的所谓义出卖父母兄弟、朋友。只有极权下,才检举、揭发、告密亲朋好友。这恰恰是丧失了儒家学说保护家庭自治和保护家庭生活神圣性的结果
  墨者永在行:亲亲相隐,不是保护家庭。而是基于人性的使然。孔子并不承认亲亲相隐是合理的。义,必然是共识。没有任何人,在自己被坑害后,而认同坑害他的人父子相隐是合于公义的。父子相隐只从义不从父。即公义必然大于私情。 文革产生的思想根源恰恰是儒学。因为儒学根本就不保护家庭自治。而儒学的大义不过是忠君,是事君如事父,是移孝做忠,出卖父母,兄弟,朋友,恰恰是在忠顺于统治者的前提下的爱有等差的儒家思想所造成的。看看左传里石碏为了忠君的大义而杀子,就知道儒家的大义灭亲是何等的反人性。
  余: 凡是宣扬家庭伦理和血缘道德的学说都是符合人类文明价值的。儒家也好,墨家也好。我并不仅仅是肯定儒家。 之前我已经和你说过,脱离家庭,就不知道何为义。
  墨: 孤儿没有家庭,但孤儿知道什么是义。因为一人一义是天生的。没有个体人就没有家庭组织的存在。人是根本还是组织是根本?没有人,就没有组织。
  余 :家庭不是由普通个体组成,是由夫妻、子女、长幼、辈分不同的个体组成。家庭是严密完整的组织,不是个体的简单集合。没有家,当然就没有个体。 没有家庭性关系和家庭哺育,个体是孙悟空?从石头爆出来? 只有相同血缘关系的人才能组成家庭。血缘关系都是从同一父母繁衍下来的。说明一切个体都是有父母、有家庭源头的。
  墨: 家庭成员当然都是普通个体。既不是神仙,也不是魔鬼。父与母难道不就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个体么?而家庭本身的开端恰恰是个体契约下的组织。很多人试图从儒学里找出契约思想,其实,就是孟子说的家庭的组织方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但有父母之命的契约,还有媒人的证明。
  余 :传统社会皇权代表社会生活最威严、最神圣、最合法的家族,一直是传统社会合法性的基础,是保护家族和领土完整的强大力量,是剿匪和保护黎民百姓的强大力量。我认为传统统治者很好。 忠于皇权符合人类文明价值。传统社会没有皇权的合法性,就没有民间社会的合法性。传统社会反对皇权,你要什么权?
  墨’ :皇权来自暴力抢劫,如果皇权合理合法,那么抢劫就合理合法。 民间社会的合法性,不是来自抢劫。
  余:对,但是源自金盆洗手的抢劫犯。这就是我说过的一切开国皇帝尽管以前都是土匪,但是自己做皇帝之后都剿匪的原因。
  墨:金盆洗手的抢劫犯依然是抢劫犯,并不因为他不在抢劫就不是抢劫犯了。一个杀害无辜人的人,哪怕一辈子只杀过一个人,他也是杀人犯,不因为他金盆洗手,就不再是杀人犯。 而土匪打土匪,不证明其中一个土匪是正当合理的 。
  余 :那么怎么办呢?民主选举皇帝?传统社会皇权能够做到金盆洗手、立地成佛,善莫大焉。还有比这个结局更完美的? 当然,但是,立下皇法就不同了。人家是皇道,你是匪道;人家有清晰政治产权、有皇法、宗法关系保护,你土匪有什么保护?
  墨 :民主选天子,这就是华夏传统。根据记载,舜,禹都是在人民认同下接任天子位的。儒墨都是这样的记载。原始民主选举,即在人们认同的前提下的禅让。当今民主选举也是这个路子。 谁枪杆子硬谁就合法,显然违背正义。 所谓金盆洗手不过是抢劫完成,怎么能说是善呢?
  余 :比现在当然善了。现在是抢完还抢,没完没了,不要说剿匪了。皇权合法,民间就合法;执政党不合法,民间也不合法。合法是一种保护。保护就是正义 。
  墨 :未必,孔子说苛政猛于虎。孟子说为关收税。同样是抢了接着抢。
  余 :民主社会也收税,不叫抢。产权不清才叫抢。
  墨:民主社会收税是为了维护民生,土匪抢劫国家,收税是为了自己。根本就不同。民主社会收税,需要很多程序。而土匪收税,就是一句话的事,怎么能类比呢?贼往东跑,警察往东跑去追贼,难道等于警察是贼?收税也是这个道理。同为收税,性质不同。
  后: 皇权收税是保护国家疆土、兴修水利、救助灾难。这个结论基于国家是皇帝的,皇帝抢劫臣民相当于皇帝抢劫自己。
  墨:1皇权本身就是谁枪杆子硬谁抢劫后自我标榜合理合法。但不改其抢劫的本质。抢劫不合理,所以皇权不合理。皇权即统治者的个人极权。2现在的执政党收税也保护国家疆土兴修水利救灾3皇帝抢劫臣民等于抢劫自己,恰恰证明臣民没有家庭产权和自治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后: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传统一家一户的生存方式无需普选,也不可能普选。
  墨:恰恰相反,正因为一家一户,才需要普远。否则,别人凭什么管理每家每户?靠枪杆子硬?还是土匪的套路嘛。
  余 :中华文明的根基是家庭自治,产权清晰。皇权不是管理各家各户,是保护各家各户。
  墨:之前我说了,儒家思想是制民之产而推恩。恰恰是没有家庭自治,也没有产权。更不用说什么产权清晰了。制民之产而推恩,让民众能满足生活,和搭个猪圈把猪养肥了有什么区别?哪来的自治,哪来的产权?哪来的保护?
  余 :皇主与民主都以法治为基础。没有法治,是匪主。帝制也自治,但帝制没有民主,是皇主。
  墨 :皇主即匪主。假设就你我两家,我抢劫了你,然后自立为王,说一切都属于我。同时立法保护我。这就是皇主,即匪主。 皇权本身就是抢劫的产物,任何时候都不合理。皇权,皇主,是粉饰抢劫合理。 中国历来就不是正常国家,是土匪抢劫,占山为王。所以皇权帝制是抢劫的结果。试图从皇权分化出民主,是绝对不可能的。难道所有人都抢劫就是民主?那还是土匪。人人是土匪。
  余 :全世界都一样。民主是现代都市文明的产物。 我如何才能教会你民主是现代都市文明、工商业文明的产物呢?
  墨 :民主是基本人权,与任何人为划分的什么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和你说的都市文明无关。人权产生文明。人权的不同程度产生不同的文明。即,农耕文明,工业文明,都市文明都是人权的产物。
  余 :我几乎从不说人权,理由很简单,因為说不清。这就是一個智者的智慧。 但是,一定时期的生存方式说得清,一定生存方式下的组织结构和组织属性说得清,与此相适应的个体生存状况就表現为人权状况。这恰恰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墨: 如果连人权是什么都说不清,就谈不上是智者,更谈不上智慧。人权:生命权,生存权,参与社会活动权。及由此衍生出的产权,平等,自由等等。
  余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传统社会,一亩地一头牛,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有什么社会活动权?常年累月绑缚在土地老屋里,有什么自由平等? 但是,你能够说五千年来人类都没有人权吗?
  墨 : 如果没有皇权抢劫,你说的这就是人权。虽然程度有限。 所以传统社会没有人权
  后:但是,历史就是这样成王败寇过来的,要比成了还是土匪抢得多啊。 成王败寇的历史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夺权成功,就进入庙堂,金盆洗手、立地成佛;败了就山上重操旧业,拦路抢劫,仍然为匪。这是皇道与匪道的分道扬镳。 这(指的是:皇权帝制是抢劫的结果,而皇权帝制下无人权)说不过。那么,现代人权是如何来的?墨家的人文主义思想是如何来的?
  墨:历代朝代更替,都是土匪抢劫的结果。这个属性很清楚。你为什么不承认呢?根据墨学非攻思想,偷人家的桃子和发动战争侵略,以达到统一。二者在本质上完全相同。所以,土匪抢劫成功,自己立法保护自己的非法所得,没有合理性可言。 历史证明,皇权是抢劫的结果:清抢明,明抢元,元抢宋,…标榜皇权,就是标榜抢劫合理。皇权即极权。粉饰皇权批判极权,是对极权与皇权认知不清的结果。 皇权与极权是一实二名。墨学称为重同。现代人权的说法不准确,人权天赋。人一出生,就具有了人权。所谓的现代人权,只不过是对抢劫本质的皇权的反抗的结果。你不批判皇权的抢劫本质,却把人权当做是皇权分化的结果。皇权与现在的公权力是两个性质。前者是抢劫的结果,是极权专制。后者是个人权力让渡赋予的结果。墨家人文主义思想恰恰是传承传统,是对常识与共识的思考。
  由于某些原因,我和这为网友的讨论终止了。我认为,本次讨论的分歧,恰恰是我的最后一句话所蕴含的两种认知结果,两种思维方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