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042阅读
  • 0回复

道隐无名:  关于墨学复兴的几点思考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nfzy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4-20
— 本帖被 nfzy 从 墨家茶社 移动到本区(2015-06-30) —
道隐无名:  关于墨学复兴的几点思考
阅读提示:佛陀苦行六年,没有取得太大成果, 最后开悟的时候,体验到的是”中道“。就是不苦不乐。墨家应该放弃对”自苦极“的偏执。 我们的历史教育,一直忽视一些隐性的因素:信仰的力量,资本的力量 。积极入世层面。要讲究时机和策略,多向道家学习”大隐隐于市“。”动善时“.




1.可以学习佛教的什么?

道隐无名:  作为一种宗教,佛教至少有两个与众不同的特性,不可知论和对公共问题的宽容的讨论。根据一些早期的公共会议记录,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在宗教信仰上的争论,就像其他事务的争论一样,往往在精心组织的佛教“议会”进行,在那里不同观念的信徒吵吵嚷嚷着他们的不同之处。第一次此类大型的议会在王舍城(Rajagriha)召开,王舍城在释加摩尼时候不久建立,大约在年前。最大的一次是第三次,于世纪在阿育王(Ashoka)的庇护下在首都巴特那(Patna)举行。阿育王还试着把它编成法典并作为早期公共讨论的规则来运行——一个罗伯特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的古代版。他要求诸如“关于演讲的约束,所以每一个人不能赞美自己的宗教或者毁谤别人的宗教在不适宜的场合,即便在适当的场合也要适度表达。”甚至参加辩论的时候“在任何时候都要对其他的宗教表示尊敬。”
合理范围内的公共讨论是民主的核心(John Stuart Mill, John Rawls, 和Jürgen Habermas以及其他一些人所论述过的),在印度和中国(也包括日本、韩国和其他地方)的佛教对对话的强调在很大程度上催生了传统的公共讨论,而民主的起源至少可以部分追溯到这些公共讨论。
我之前提到过一个观点,墨学中绝之后,填补墨学空白的,是来自印度的佛学.寺院的住持,是由僧团推举产生的.类似墨家的团体生活,佛教有”六和敬“原则.
湖南 石子: 十方丛林怎么变成子孙庙的。。。。。
道隐无名: 儒化,宋之后,佛教过度儒化
南方在野: 佛教的摸象论,与墨家的坚白论,有相通的地方。
道隐无名: 被儒生泼脏水的”二十四孝“的确是一个僧人第一次提出的这个数字.藏传佛教因明学(佛教逻辑学)的第一课,就是”白海螺“.跟”白马非马“是一个命题。 佛教到后期(大乘)阶段,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宗教了,类似于一个综合性学术集合:(五明): 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内明。按类比来看。墨学覆盖了无明之中的 ”工巧明“”因明“。五明。儒学应该覆盖了”声明“”内明(部分)“。道家,应该覆盖了内明。其实,如果不是墨学中绝和佛学传入。
南方在野: 嗯,佛家学问比儒家学问更值得学习。
道隐无名: 中国的三教,应该是”儒道墨“,而不是”儒释道“
南方在野: 儒家只是佛家的半成品


2.墨家中绝,其实是其主张过于超前


道隐无名: 墨家中绝,其实是其主张过于超前,又是积极入世的,没法想佛道两家可以出世无争。说白了,只要儒学占有正统国学的地位不被撼动,对儒家强烈批判的墨学就很难生存。
道隐无名: 所以我理解黄蕉风的”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都要反对“的观点
南方在野: 对头,太超前,又入世,所以在当时难行,现在情况不同了。
道隐无名: 是的
信天翁: 普世价值无所谓超前不超前
道隐无名: 但是普世价值的实践可能确实有个时机问题
信天翁: 古人、今人,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样的
南方在野: 普世价值虽然在。人们对他的认识确有渐进过程。一下子叫奴才不下跪,奴才也不答应。


3.墨学复兴与实践调整
(1)放弃极苦偏执,行中道。
道隐无名: 墨学的复兴,在实践层面,要对墨子时代的一些做法进行调整
南方在野: 是,具体说,哪些方面?
道隐无名: 比方说,被庄子所指出的。自苦极。这是我想到的第一点。第二点: 当今的社会已经是以货币金融取代刀枪剑戟的社会 。博弈竞争,生杀予夺,更多的是通过货币金融手段。
南方在野: 对
道隐无名: 因此,墨家的剑,应该变成对货币学,经济学,金融学的极致探求。
道隐无名: 对于第一点的调整。可以学习佛陀,佛陀苦行六年,没有取得太大成果, 最后开悟的时候,体验到的是”中道“。就是不苦不乐。墨家应该放弃对”自苦极“的偏执
南方在野: 过分宣扬自苦,也是不正常的。自苦不自苦,完全是自己的事,不值得炫耀。关于自苦极的问题,我认为这种现象其实也不是墨学本身所认同的。但是庄子为什么提到这个问题呢?我猜当时墨家各个派系相互竞争,比谁更符合墨家,结果就出现一些这种比较偏激的人比谁更能自苦,并且说,谁做不到谁就没有继承大禹。这种做法为什么我说偏激?因为他不是自己修身的问题,而是他沽名钓誉排挤其他墨者,认为只有自己的那套对,别人就错,将墨者认定的的门槛提高,以排斥其他派别,这是绝墨之路。今天反对墨学,歪曲墨学的人,都在看这句话。大家一定要理解墨家道德的志愿性,不要上儒生的当。墨家之所以是墨家,是因为坚守底线,而不是炫耀自己能自虐。总结来说,基于信仰的自苦修行是好的,但不能拿出来炫耀,更不能拿出来作为打击他人的理由,也不要过分自虐,这也不是上天所希望的。
(2)重视信仰的力量
道隐无名: 我们的历史教育,一直忽视一些隐性的因素:信仰的力量,资本的力量 。例如美国的立国,就是一群信仰坚定的清教徒缔造。没什么经济诉求,就是信仰受迫害。我刚刚提到的,资本的力量……文艺复兴。历史书上,屁个字都不提的。
南方在野: 对头。资本与信仰,应该说这两个维度的东西都是墨学重点关注的。
南方在野: 义,利也。义自天出。
信天翁: 美国国父们制定宪法的目的,就是防止政府滥用权力
道隐无名: 美国宪法的前身,就是《五月花号公约》
道隐无名: 公约自治。墨学的法仪天志。就是这种公约的体现。没有尚同的信仰”天志“,就难以基于此形成”公约“,没有”公约“,就没有平等,自由,博爱。
道隐无名: “以上帝的名义,阿门。吾等签约之人,信仰之捍卫者,蒙上帝恩佑的大不列颠、法兰西及爱尔兰国王詹姆斯陛下的忠顺臣民----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吾王与基督信仰和荣誉的增进,吾等越海扬帆,以在弗吉尼亚北部开拓最初之殖民地,因此在上帝面前共同庄严立誓签约,自愿结为一公民团体。为使上述目的得以顺利进行、维持并发展,亦为将来能随时制定和实施有益于本殖民地总体利益的一应公正和平等法律、法规、条令、宪章与公职,吾等全体保证遵守与服从。据此于耶稣公元年月日,吾王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等十八世暨苏格兰第五十四世君主陛下在位之年,在科德角签署姓名如下,以资证明。
道隐无名: 五月花的乘客死去一半,非常艰苦和惨烈,如果没有信仰,他们不会在美洲扎根 。
(3)转向货币金融
道隐无名: 第二点要求高不高,问问东南沿海跳楼的各种老板。问问他们为啥跳楼。,年跳楼的老板会更多。不需要机关枪,手枪。将古代墨家的军事技能层面的东西,主要转向军事层面。转向货币金融层面。世界的发展方向,就是货币金融将逐渐占主导力量。西方文明转向之源……文艺复兴。就是靠银行家撑起来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但丁,马基雅维利 …… 等都接受过 意大利银行家族 美第奇家族的 资助。古代墨家的军事能力,应该转化为当今墨家的货币金融能力。做好这一点,就足以撼动儒家在中国两千年之”士农工商“根基。
信天翁: 现在中国不也有许多银行家,咋就不见启蒙运动
道隐无名: 他们没有信仰。 欧洲中世纪的佃农经济,就是被放高利贷的银行家给颠覆的,蒋介石北伐中途变卦清党——背后也是江浙财阀的运作。如果没有资助,文艺复兴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可能就是小范围的。
信天翁: 问题一:银行家的资助是文艺复兴的必要条件还是充分条件?
道隐无名: 充分条件
信天翁: 问题二:银行家是出于什么目的资助那些艺术家的?有没有利益的考量?
道隐无名: 没有利益的考量。纯粹的信仰和救赎
信天翁: 你还真单纯啊
道隐无名: 你自己多去了解吧。中国人被唯物论污染的一塌糊涂
信天翁: 你先去搞清楚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吧
信天翁: 问题三:蒋介石拿着枪,那些银行家能不给他钱么?
南方在野: 信天翁交流的时候平和些。道理相信大家都懂,只是语言表达有不能到达的地方。
信天翁: ok
道隐无名: 多去看看实际的资料,我不想多辩论
信天翁: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道隐无名: 打仗是需要钱的,如果你想去抢,我自然懂得如何转移我的财富,强盗逻辑在商业文明那里是没有太大空间的,商业文明强调双赢。
信天翁:就算你不是利益驱动的类型,你敢说别人也不是
道隐无名: 人的利益有多个层面,你只强调物质层面的利益,是非常片面的。
信天翁: 分析人的行为,必然要考虑其中的利益问题
南方在野: 感觉你们争辩偏了你们的本意。
道隐无名: 墨家对天志的坚定又是为了什么利益呢?天下之利? 那自己包含在天下么?那为什么要自苦,舍生取义守诺?
信天翁: 我们需要生活在一个文明的社会中,需要拥有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以及面对上帝的个人空间
道隐无名: 那也仅仅是把信仰当成了生活的调味品而已,与鸡汤无异。墨家自身的行为获取了什么利益?
南方在野: 呵呵,其实利这个概念是很主观化个人化的。不存在那种绝对社会化的“利”,这一点索罗斯研究的很清楚。墨子对利的定义也说明了这一点。
信天翁: 神爱世人,上帝在尘世的工作就是我们的工作,因为我们是上帝所创造的人
道隐无名: 这是基督教义,那么墨家的行为你怎么解释?归根到底,很多基于信仰的行为,是不能以狭隘的利益来衡量的 。
(4)讲究时机和策略
道隐无名: 第三点:积极入世层面。要讲究时机和策略,多向道家学习”大隐隐于市“。”动善时“
南方在野:  道家到庄子是隐于林;墨家的理念真正落实,必然是隐于市。
道隐无名:儒家身段软的原因,就在于经济不独立 。
道隐无名: 必须依赖人身依附才能获取利益存活 。
南方在野:  因时而动,墨子其实也说过,还用雄鸡与青蛙为喻说,大家不要学青蛙整夜地叫,要学雄鸡唱白天下。 有一次,子禽问他的老师墨子:“老师,多说话到底有没有好处?”墨子回答说:“话要是说得太多,还有什么好处!比如池塘里的青蛙,整日整夜地叫着叫着,弄得舌干口燥,却从来也没有人去注意它。但是,鸡棚里的雄鸡,只在天亮时啼两三次,时夜而鸣,天下振动。所以,我们做事说话要注意时机。”“多言何益?唯其言之时也。”
(5)要重视文教的重大影响

道隐无名: 感谢记录,我受佛学的影响,不大喜欢文字记录,其实墨学复兴的还有一条建议可以补充,要重视文教的重大影响。孔子极其门徒不管对历史进程施加了正面和负面的影响,其地位的确立,文字功夫是不可忽视的。
需要不断的总结收集归纳,最终会有非常清晰和具体的方向,思路和步骤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循序渐进,必有事功。

4.因明、逻辑、墨辩是帮助实践的工具

道隐无名: 说一千道一万,如果历史的真相的锅盖被揭开,那么老毕这种根本就不叫个啥。中国人生活在精心编织的楚门的世界,对外界无知,对过去无知。深入说起来,又回到了“稳定”论。
蒋庆:一是“政治儒学”在政治义理上的优胜,一是“政治儒学”在文化本位上的贞定。http://www.rujiazg.com/article/id/5088/ 究极言之,心性儒学是儒学传统中的“第一义谛之学”。
道隐无名: 佛家的东西,终于变成儒家的了,一分钱版税专利费都不用交。
蒋庆:其原因在于心性儒学的目标是通过生命体认与德行修为成德成圣,而不像西方哲学是通过哲学思辨与概念推理建立特定的哲学体系与观念系统。
信天翁: 明显的自我中心
道隐无名: 片面窃取别人东西就是有这个弊端,佛学不思辨? 开什么玩笑,《因明入正理论》没读过?心性和思辨,在佛学系统不是相互矛盾的东西,而是完整系统当中的环节,儒家剽窃禅宗的一部分,以“心性”的内明对抗理性的“因明”,是巨大的认知缺陷和曲解。
我和顾如在这一点上是持相同态度的,儒家的剽窃功夫绝非浪得虚名。因此,如果戳破儒家的很多画皮,学习其剽窃对象的义理在某种程度上就非常必要。可以很明显的鉴别出,儒家剽窃了多少,歪曲了多少。
看墨子,就知道孟子;看佛学,就知道阳明学。每每对儒家构成巨大威胁的学派,都是儒家剽窃的对象。 所谓“儒家宪政”。剽窃别人的东西,掺入自己的私货,于是乎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道隐无名:建议大家了解一下佛家的因明学,可以戳破儒家很多在言辞上的画皮。佛家被儒化之后,很容易堕入儒家不讲事实逻辑而空然堕入心性的邪路。
湖南 石子: 因乃诸法之因,明乃彻法之智,乃至万法之因,明了无碍。
道隐无名: 因明、逻辑、墨辩是帮助实践的工具 @南方在野  @gzkuru @黄蕉风   http://xuewen.cnki.net/CJFD-XSYK197901006.html
这三样东西,都是被儒家抛在一边的。我将周谷城文章下载并传到群内文件,我认为墨者应该以之为发掘真理,驱除邪知的利器。
南方在野: 说的好。孟子,董仲舒,朱熹都是墨学的半成品,王阳明则是佛学的半成品,画虎不像成犬。
道隐无名: 他们喜欢丢掉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从孔子删诗开始,就有这个传统,或者丢掉自己不懂的东西,剽窃你的东西,然后消灭你,这招够狠。
南方在野: 老师的东西还没有学到家,先欺师灭祖,这就是儒家的坏作风。


本帖提到的人: @南方在野 @黄蕉风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