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14阅读
  • 0回复

“合同”一词的本义和由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吾不言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4-02
“合同”一词的本义和由来

现代社会,“合同”一词被用来规定当事人之间权利与义务,或约定当事人之间相互职责的民事协议。一般具有执行或履行的法律效力。总之,是当事方互相约定制约的关系。又称“契约”。但最早中国只有“契约”一词,没有“合”与“同”连用的“合同”一词。“契”从刀。古代在龟甲、兽骨上刻刺文字的刀具皆称契。所以,契又引申为“刺刻”行为。将约定协议刺刻于龟甲、兽骨上以资凭证。所以称为契约。

“合同”一词连用最早源于《墨经》。《经上》:“同:重、体、合、类。”《说上》:“(同)二名一实,重同也。不外于兼,体同也。俱处于室,合同也。有以同,类同也。”《墨经》将“同”归为四类。其中“合”为“合同”,俱处于室。即同处于一室为合同。不难理解,处于一室的各方被房屋所框架住,不宜越出房屋,否则不为“合同”。此义引申为,当事方之间受到一定的共同商定的协议制约。即在“合同”的框架下,规定了当事方之间的权利与义务,或约定了当事方之间的相互职责。所以,“合同”一词始具“契约”含义。

若从“种”、“属”概念来分析,“室”当为“属”概念,是上位概念;处于“室”的双方或多方当为“种”概念,是下位概念。“种”包含于“属”。“属”概念定义的内涵与外延大于并包含有“种”概念定义。虽然,“种”之间有种差,但只要符合“属”概念定义内涵,则归为同一“属”。比如,张三、李四都处于101室。张三与李四是“种”之间关系,二者有区别,是种差。“101室”是“属”。但只要符合处于“101室”,则张三与李四都归于“101室”这个“属”。王五处于102室,则不归于“101室”这个“属”。所以,“属”予“种”以限定。即意味约束、制约。所以,“俱处于室”的“合同”具有“契约”含义。

“合同”与“契约”本义不同。但自墨学使用以后,由于其引申义同于“契约”,二者从此开始能够互相替用。所以,《辞海》述,合同亦称“契约”。“合同”一词及其制度,在中国古代即有之。《周礼*秋官*朝士》“判书”贾公彦疏:“云判,半分而合者,即质剂傅别分支合同,两家各得其一者也。”判书、质剂、傅别等都是契约的书面形式。

贾公彦,生卒不详,唐州永年(今河北邯郸市东北)人。唐朝儒家学者、经学家、《三礼》学专家。贾公彦精通三礼,且义疏三礼,即《周礼》、《仪礼》、《礼记》。由此可见,“合同”一词本为墨学概念用词,却被儒家引用。墨学构成中国文化由此亦可见一斑。

“文明”与“文化”,即“以文载道”。文明的传播与文化的相传既需要各种形式的交流,更需要文字作为载体。中国汉字,具“音”、“形”、“义”。承载着中国文明初始的大量信息。尤其从汉字的“形”与“义”及其相互结合的形式可以推导出中国文明的发展历程。比如,墨子书“義”(义之繁体)去我从弗为“羛”。就是取义为“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意味之深远,可知墨子之为人非功利主义能承之。(见我的《墨子的“义”作何解?》)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