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29阅读
  • 0回复

海峡导报:  “墨者”蕉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nfzy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3-19

海峡导报2015.1.31第17版


不少人初见黄蕉风时,都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过了一会儿才会想起,自己对他“有印象”,或许是来自中学历史课本上的一张插图画像。
      那张画像的主人叫朱元璋,身份是明朝开国皇帝。当然,与画像中的明太祖龙颜相比,黄蕉风多了一份文质彬彬,少了一份草莽豪气。黄蕉风倒是不介意把自己和“帝王奇相”的皇帝“撞脸”,每次有朋友指出,他都是笑呵呵地听着。
    “好几次都听人这么说了,的确有点意思。”黄蕉风笑着说。
      和提出“恢复中华”的朱元璋志向相似,厦门青年黄蕉风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复兴,在学术界已经有了“墨学复兴运动鼓吹者”的称呼。在香港求学,获得香港浸会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硕士、香港中文大学基督教研究文学硕士、神学研究文学硕士,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修读博士等学位的他,26岁时就有了“学者”的光环。
                              “墨者”蕉风
     墨学您听说过吗?
     这是先秦时期和儒学相对立的最大的一个学派,并列为“显学”,在当时的百家争鸣中,有“非儒即墨”之称。黄蕉风少年时代读的第一本国学文本,恰巧就是《墨子》,这本书上的观点和论述,在黄蕉风心理种下了根苗,上大学后他把自己许多精力都花费在研究、传播墨学上。
     在大学里他成立了墨学社团,吸引了多位博士的加入,大家以“墨者”自居。“行公义,好怜悯,以墨者为符号的人会越来越多。”黄蕉风自信地说。
     黄蕉风推崇墨子的“兼爱”、“非攻”主张。他认为墨家思想的核心竞争力,是他们的底层立场,是“为平民代言”的草根情怀。“两千年前,墨学突然式微,是因为思想太超前,不受帝制所容,现在社会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该是墨学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活化”墨学
     黄蕉风生长在书香门第,从小接受传统文化教育。儿时,他翻阅的第一本书便是《墨子》,这也是他后来选择研究墨学这一“千古绝学”的原因之一。
     复兴一门两千年前就式微的学说谈何容易。“一直难有突破的原因是没有新材料。”黄蕉风坦率地说,经过秦代焚书坑儒和汉代罢黜百家后,缺乏史料、研究者也少,流传至今的墨学文献只剩下一本《墨子》了。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几乎是在“逆潮流”,因为如今谈国学必言儒学,“关注的人少,做起来比较孤独”。但看到儒学的读经运动,他对“活化”墨学也有了信心。
     他和学术界的朋友们计划编撰墨学的《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但是这将是个庞大而漫长的工作周期。“做学问要走出书房,从启蒙教育开始介入,才足够支撑、重光和重建。”黄蕉风说。
                                   理解“死背”
     在历史上,墨学和儒学是竞争关系的对立学说。但黄蕉风对儒学并没有“恶感”,而对当前各地兴起的读经运动,他有着自己的看法。“现在体制外的民间书院和读经班越来越多,很多家长将调皮捣蛋的小孩送去读经,接受训练,但需要明确,来读经班不是来培养一种兴趣爱好或是让他变乖的,读经是要培养整全人格,而不是过来托管。教授读经的老师并不是语文的家教。”黄蕉风说。
      在他看来,当家长选择把孩子送到私塾教育时,小孩自身的主体性、独立性也会受到挑战。  
    “读经肯定不是培养温室中的花朵,并没有所谓的稳妥的教育或稳妥的教学方法,读经运动仅仅是提出一种面向。”黄蕉风认同读经运动中的一个观念,就是在理解力不发达的时候,该死背就死背。“先记诵而不求甚解,对青少年的记忆和智力开发是有用的。但是我们并不是要把孩子培养成神童或记忆超人,很多东西活化到内在心灵,会在潜意识的层面体现出来,对他一生有效用。”
                                                    导报记者朱黄/文沈威/图


青年学人黄蕉风 将“话经”论“港漂”
2015-01-02 15:23 来源:厦门晚报  我有话说
本报讯(记者林晓云)明后两天,香港浸会大学博士生、青年学人黄蕉风将举办两场讲座,1月3日下午3点谈读经,4日晚上7点谈“港漂族”,地点分别在厦门纸的时代书店和市图书馆。

黄蕉风是影评人、策展人、墨学复兴运动鼓吹者。明天讲座的主题是“为读经运动正名”。他将探讨“读经运动”强调先记诵而不求甚解,对青少年记忆和智力开发,以及养成整全人格,是否真有效用等问题。讲座还将有延伸及互动,和家长及老师探讨如何指导学生阅读国学经典。

后天讲座主题为“一个博士生眼中的香港”。他将分享自己亲身的经历,围绕港校深造、留港工作机会等话题,介绍香港独特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以及他对香港社会的观察和分析。

黃蕉風,江湖上人稱蕉導。前导演,现学者。专业领域:中国基督教教会史、中国墨学发展史。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学士、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硕士、香港中文大学神学硕士。现于香港从事“耶儒对话”“耶墨衡论”专题研究。影評人、策展人、纪录片导演及專欄作家。“新墨家思想学派”网站总编,“影响力中国网”专栏作家。

中國三分鐘電影節創始人。原珠海大學生原創影像聯盟副主席。影展及個人事蹟被《大學生》、《創業天下》、《深圳青年》及南方都市報、廈門晚報、珠海特區報等媒體報導。創作24集手機文獻紀錄片《講者---廈門24格人物影像志》為廈門世博會案例館永久景觀裝置及唯一嘉賓展映作品。有小說、散文、隨筆、評論散見於《廈門文藝》、《名牌》、《小說林》等刊物。並於國家級社科類核心期刊《觀察與思考》雜誌及菲律宾《世界日报》等国内外刊物連載影評和當代藝術評論。另有三篇文章入選《2009最適合中學生閱讀美文年選》。出版有中國第一本專題論述大學生電影及民間獨立策展的影評集《3的N次方》。現為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珠海影視藝術家協會理事和廈門閩南文化研究會會員。

宗教社会学论著《草鞋十字架——墨家基督徒的神思冥想》。本书从儒学第四期、中国墨学发展史、汉语神学等多个角度,系统介绍了“耶墨衡论”“耶墨对话”等具备开拓性的汉语神学课题,并第一次提出了“墨家基督徒”的概念。

联系方式
QQ:815539055
微博:http://weibo.com/huangjiaofeng
E-mail:huang.jiao.feng@163.co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