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807阅读
  • 0回复

“慎终追远”不是反对平坟葬改的理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吾不言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3-17
                 中国人受孔夫子厚葬久丧复古思想的影响,对丧葬仪俗的重视远远高于任何其他民族。不但生产力受到严重削弱,而且还浪费了许多物质财富,占了大量耕地。形成了死人与活人争利的社会痼疾。直至新中国,毛泽东号召全民移风易俗,婚丧嫁娶等一切活动从简从俭,厚葬久丧之风才自根本上彻底改观。

         然而毕竟是数千年的痼疾,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孔夫子释放的封建流毒非一日之功能够完全消解。在今日之中国,尤其是在教育比较落后的农村地区,普遍存在着一种“假孝”现象,父母在世时,作子女媳婿的不但不认真孝敬老人,而且还经常虐待老人,轻则打骂,重则断粮限水,赶出家门。对这样的不孝行为电视也常有报道,甚至有很多还发生在城市。相反,在老人百年之后,这些子女媳婿大操大办,纸房纸家具,纸钱纸电器等等一应俱全,凡活人有的死人都有;披麻戴孝,抬棺三步一停,五步一止,哭诉欲断肠,不明真相之人无不被感动泪下。令人费解是,如此煞费孝心,何不将此用于老人的有生之年!其实,无非是想弄个的“孝”的虚名,给外人看。



         许多人可能都有体会,在路上看见远处的坟茔或多或少会影响心情。自改革开放以后,部分农村地区先后富裕起来,豪华土葬有所盛行,坟堆面积越占越大,建门楼,修围垣,浇筑水泥,显的很“气派”。其实大煞风景,有好几回,在高速公路上,我远远地看见绿色的山峦景致被一片片泛白的水泥污染,心中很不爽,本来的好心情瞬间变得郁闷。又不禁感叹,人死后“孝顺”,生前未必如此。



         土葬不仅影响景致美观,若是在平原地区,由于耕地紧张,还必然会导致死人与活人争土地的局面。今年河南省周口市开展的大规模平坟复耕和殡葬改革确实是利民利生人之举。应该予以大力支持与肯定,即便是出现法律范围内的“强制”举措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老百姓的直观感受,即“耳目之实”,未必是正确的,只有通过实际行动,让老百姓从增加的耕地上获得实在利益后,“强制”举措自然会得到广大百姓的认可与理解。况且,有主坟以新的形式迁葬后,耕地增加了同时,又不影响对祖先的寄托哀思之情,有谁何乐而不为呢?



         战国时,墨子就对儒家提倡的疲民伤财的厚葬久丧之风提出尖锐的批评,“衣食者,人之生利也,然且犹尚有节;葬埋者,人之死利也,夫何独无节于此乎。”说得多好啊,至今仍具有现实意义。墨子提出“节葬”,根本目的是为了保存当时社会的生产力,增进社会财富。今日的平坟复耕和殡葬改革本质上依然是墨子“节葬”精神的体现,是新节葬运动。生产力包括人和生产资料,而土地是农民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只有土地增加了,农民才可以有更多的产出。而中国农民之所以穷,关键还在于人均土地太少。



         “子墨子之法,不失死生之利”。墨子的原则是,不损害死者与生者的利益。对于丧葬,墨子反对“厚葬久丧”的形式之风,主张给死者一个合理的归宿,既不损伤生人的利益,又足以让生者寄托哀思之情。“丧虽有礼,以哀为本”方是人间正道,人性之道!孔夫子的“慎终追远”不是反对“强制”平坟葬改的理由。



    




附件:                   强制平坟的是与非
                             鄢烈山
      河南省周口市今年开展大规模平坟复耕和殡葬改革,到现在已平迁200多万座坟墓,复种耕地近3万亩。其强制平坟措施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和《新京报》等媒体有广泛的报道和讨论。适逢国务院对清理行政法规,将《殡葬管理条例》第二十条修改为:“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者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建造坟墓的,由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删除了原条例中“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的相关表述。
       这意味着周口市的做法全错了吗?我看不见得。似乎是依据这一修改,《钱江晚报》11月18日发表评论《废除强制平坟,不妨立即执行》,我感觉这样解读新条例并不正确。道理很简单,法律必须有对不遵行者的惩罚措施,否则就不具强制力而只是道德号召。规定“由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行政对象(“相对人”)拒不改正怎么办?依照今年1月生效的《行政强制法》,行政强制执行只能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做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显然,《殡葬管理条例》作为行政法规,无权对强制执行做出规定,亦即民政部门无权强制执行,但民政部门对拒不改正的违法行为人,可以选择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因此,修改过的殡葬条例哪里一概废除了强制平坟呢,不过是规范行政强制的法律程序和强制执行权罢了;这样更慎重,能够防止行政权被滥用。
     11月15日,《钱江晚报》曾发表评论《周口平坟,三年太急》,对周口地区轰轰烈烈的平坟运动提出过质疑,指出应该顾及民众的感情诉求,同时政府更需要在控制非农用地上下更大的气力,不要让民众所谓移风易俗,目的不在耕地而是政绩,其基本观点我是赞成的;不少媒体与专家说,平坟事大,不能操之过急,意见也很中肯。
       周口官员称,平坟的初衷是解决大机器耕作、死人与活人争地问题。今年周口市委、市政府发布的“1号文件”《关于进一步推进殡葬改革的实施意见》,本来也是要求,用3年时间完成农村公益性公墓全覆盖、火化率100%、不再出现新坟头逐步取消旧坟头等目标,并规定了对积极响应者的奖励政策;可是,在有些地方却搞成了平坟“大跃进”,个别地方甚至搞出“村干部不带头免职;教师不带头停课;党员不带头撤销党籍;村民不平坟强扒”,这就太过分了,不得人心,并引起非议。
     由周口地区的平坟,想到我的老家江汉平原的仙桃市。我们那里也是人多地少,一直存在死人与活人争地的问题。记得1958年搞人民公社和大跃进时,平整土地,集体耕作,原先埋在各家地块的坟头都迁到一处。我就是从迁坟时的棺材缝里看到了爷爷的骨殖。可是,我奶奶与我共同生活了18年才去世,如今我在村里却找不到她的坟头了!我们村里的土葬改火葬做得是不错的。我父亲1990年病逝时,还是吹吹打打送到县城走一遭搞假火葬;去年我母亲亡故,就是真的火葬了。可是本村组的公共墓地已拥挤不堪,却没有谁来建存放骨灰的公墓(我看为“普九”达标而建的村办学校楼房,一直空着养蚊子,有人管事建成全村公墓成本很小)。
    在岭南,我很羡慕大多数村庄都保存有宗祠,最知名的当然要数梅州虎形山下叶剑英元帅家的“叶氏宗祠”,从南阳迁来的始姐到如今30多代,列祖列宗都历历供奉有灵。近祖有坟,远祖有族谱和祠堂。这就是孔夫子说的“慎终追远”之“追远”呀。我们不能数典忘祖,忘了我们从哪里来。一个无根民族,一个虚无主义的民族,是可悲的。—— 这是中华民族在经历了“文革”“破四旧”的浩劫,经受了“两个决裂”的惨痛之后的觉悟。


     2012/11/1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