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72阅读
  • 0回复

孔子为何“器重”颜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吾不言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3-17
               据传,孔子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在如此众多的弟子当中,孔子对颜回可谓另眼相看,赞赏有加。恐怕也是孔子一生当中提及最多的学生之一。在孔子看来,这个学生对自己是忠诚不渝的,甚至到了愚的地步,以至于对自己是没有帮助的。

       当然,孔子对颜回的德行与好学精神是肯定的。孔子赞扬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贤哉回也!” 而且,还在鲁哀公面前夸奖他好学,“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孔子感叹,在颜回死后,象他这样好学的人已经没有了。



       颜回过世,孔子是很悲痛的,感觉就象老天爷要了自己的命一样,不禁大哭,“我悲伤吗!不为回悲伤,为谁悲伤呢?”颜回视孔子如父亲一般,孔子也将颜回视如儿子。有一次,孔子在匡地被拘禁,颜回来迟了,孔子责之“以为死”,颜回的回答令老师很满意,“您还活着,我颜回怎么敢死?”可见,此师徒二人关系非同一般,也可见颜回之忠也不一般。



       颜回对老师崇拜几乎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长叹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未由也已。” 孔子教育学生除了几本文献典籍和旧道德,就是在墨子看来穷一生都学不完的繁礼缛仪。稼圃之艺、军旅之事等一概排除在外。颜回却乐此不疲,矢志不变,连孔子自己都很感动,“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



        不仅于此,令孔子更加感动的是,在孔子与少正卯并立讲学时,由于少正卯的讲课内容新颖求变,思想革新,大受学生欢迎,以致于孔子门庭冷落,只落得个忠诚不渝,愚昧之极的颜回。汉代王充记载,“少正卯在鲁与孔子并。孔子之门,三盈三虚,唯颜渊不去,颜渊独知孔子圣也……门人皆惑。”这件事足以令孔子一辈子忘不了,难怪每次说道颜回时总是感到可惜,褒奖有余,“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其实,颜回之“进”不过是多背了几条旧道德,多记了几个旧礼仪而已 ;颜回之“不违仁”也不过是更加有意于忠君事君,服膺于老师的等级复古思想而已。



         孔子的“仁”体现于“礼”。颜回问仁,孔子教诲他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对这等级制的旧礼制,颜回是一一遵照去做的,丝毫不敢怠慢,“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颜回之愚忠,不能说孔子不暗地欢喜,也不能说孔子不感动,所以颜回一死,孔子怨天大恸。但孔子对这个好学的学生也很头疼,“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悦)。”孔子哀叹,颜回啊,你不是对我有帮助的人啊,对我讲的话没有不赞成不喜欢的。连孔子自己都不看好学生象这样对老师教条机械地服从而不思大胆地质疑进取,几近于愚。



         颜回之愚,偶尔对孔子的话有所发挥,则令孔子很惊讶,“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可见,即便颜回有什么想法,也是不敢不愿当面说,只得背后嘀咕,更勿论不同或反对意见了。话又说回来,即使有反对意见,不正式表达出来又有何用?可见,颜回也是个遮遮掩掩、吞吞吐吐不爽快之人。哪比得上亚里士多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来得直率明白,对己对社会都大有裨益。



         说白了,对师长的尊重是应当的,但在真理面前,还得向墨子学习,不法亲、不法师,只法“真理之天”。对一切旧道德、旧思想展开无情的揭露与批判,引导社会向前发展。颜回之愚忠就是对老师、对权威的盲从盲信,不是一个追求真理,谋求发展的真正好学生,孔子自己也意识到这样学生的危险性,“颜回对自己不是有帮助的”。



          那现代话来说,愚忠就是无分好坏地崇尚师长、权威和独断论,是教条主义和机械论。是对理性批判精神、创新精神和科学发展观的否定。不利于社会全面进步与发展,有违于当代社会道德与精神面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